在周一,来自美国国内和国际的因素令市场人士对联邦储备局可能在3月加息的机率重新作出评估。目前,市场认为3月加息的可能性提高到52%,比上周少过40%的几率来得高

加息的机率接下来将得视乎一个重要的数据,后者也可能令联储局对货币政策的取向及美国央行与市场互动的方法逐渐改变。

美国达拉斯联储银行行长卡普兰(Robert Kaplan,他也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投票成员之一)发出的声明也有助市场对3月加息的机率提高。

对一些联储局官员早前表示央行加息可能会“早好过迟”的说法,卡普兰澄清,这可能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加息。他的澄清是基于2017年的经济增长将会较为强劲及有需要把货币政策走在通胀曲线之后的风险减低。

加息机率提高可能也受到白宫发出的信息影响,因为总统特朗普的第一份财政预算将包含国防开支大幅度提高540亿美元,后者是历来最大的增幅。

外在因素对市场重新评估加息机率也有一定影响。德国在录得一连串负利率后,其两年期德国政府债券上周终于站稳阵脚(目前来说),后者可纾缓美国获益率面对的部分下跌压力。

然而,联储局加息的机率提高依然不等于它一定会加息,而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欧洲的政治风险提高。

从联储局主席耶伦及其部分官员的洞悉来判断,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可能需要更强劲的薪金增长数据,来令10年以来的第三次加息更有信服力。因此,在下周五(3月10日)公布的就业报告将十分重要,它将对联储局决策委员会在3月14日及15日举行的议息会议带来(或许是决定性)影响。

如果薪酬数据亮起绿灯,它不单只令3月加息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也会让联储局渐渐从短期的战术行动转变为长期的策略考量

自从在2008年爆发环球金融危机后,联储局的决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数据”的表现来定断。

事实上,突如其来的环球金融危机、非比寻常的复苏过程、再加上对增长及通胀预测重覆出现的错误,令联储局对经济行为及其分析模式的效力(尤其是历来校订的准则)的理解逐渐削弱。

联储局被一大堆经济数据(及随之而来、难以避免的“噪音”,包括之后出现的一些大幅修改)及市场所挟持,它不是在领导市场,而是养成了跟其短暂取向的习惯。

如果下一个就业报告真的打开一条通道,联储局可能会像以前一样,采取更积极的策略考量。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70302/44403/,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