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每年都写信给波克夏哈萨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股东,今年也不例外,而全球投资者也希望知道这位投资大师有什么真知灼见与大家分享。

以下是笔者巴菲特2017致股东信中的14个要点。

1. 波克夏自1965年以来,每股市值增加1,972,595%;而同一期间的每股账面值增加884,319 %。波克夏的账面值比其市值低是因为会计守则规定把波克夏亏本的收购业务商誉注销 。相反地,赚钱的收购业务(波克夏拥有许多)却从来都没有把估值调高。巴菲特的解释是,股价久而久之会倾向于其固有价值(intrinsic value),因此波克夏的市值远超过其账面值。

2. 巴菲特也坦率地分享他作出的最糟糕交易,就是在1993年以4亿3,400万美元收购鞋公司Dexter Shoe。他当时以2万5,503股波克夏股票来购买Dexter Shoe,而这些股票在2016年尾价值超过60亿美元。Dexter Shoe最终在2001年结业。

3. 他也透露了另一个愚蠢的行为, 就是在1998年,它发行了27万2,200股新股来购买再保险公司General Reinsurance。虽然这家再保公司目前的表现优异,但发行新股增加了波克夏的流通股份21.8%,让波克夏的每股价值及盈利受到稀释。促使巴菲特说:

 

“现在,我宁愿去照大肠镜,也不要发行波克夏股票。”

 

4. 巴菲特依然认为美国人的聪明才智、野心及经济活力将会持续下去。他相信让美国在1776年从零开始直至在过去240年来累积超过90万亿美元的系统将会持续“为美国带来富裕,并超出我们先祖所期许的” 。

“美国企业及其一篮子股票的价值在未来必定会大大提高,而其助力将来自创新、生产力发展、企业家精神及富足的资本。”

 

5. 他提醒投资者,没有人能够预测市场恐慌何时来袭,包括他本人、经济师、媒体都无能为力。他就市场恐慌给予大家两个忠告:

“首先,广泛的恐慌可能是来自你作为投资者的朋友,他们为你提供便宜的资产。其次是,个人的恐慌是你的敌人,这是毫无必要的。”

 

6. 巴菲特解释,股票回购只有在以低于固有价值购买时才有意义。

“如果一个价值3,000元的业务由3个合伙人平分,其中一个合伙人以900元卖出股份,余下两个合伙人立即获得50元回报。但如果现有合伙人以1,100元售出股份,那么余下的两个合伙人便会每人蒙亏50元。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企业及它们的股东。因此,回购对现有股东来说是一个增值或者是贬值的行动全视乎回购的价格。”

 

7. 巴菲特之后分享了两个尽管是以较低价格也不应该进行回购的例子– 第一个是当业务需要所有可应用现金来维持或扩张业务,而也不想把债务增多的时候;第二个是当投资机会出现,而后者所呈现的价值远远高于把股票回购。

8. 巴菲特重申回购波克夏股票的政策,就是当其股价低于账面值的120%,因为他认为这个价格远低于波克夏的固有价值。不过,这很难办到 ,由于投资者已清楚知道巴菲特的入场价位,市场很少会让波克夏跌至这个范围。

9. 自1967年以来,保险公司及其分支(财险(property/casualty))一直是波克夏的增长动力。巴菲特对这个业务情有独钟,因为财险公司可以收取大笔保险费作为流动资金,后者可用来投资赚取收益。波克夏拥有3家大型保险公司包括波克夏哈萨威再保(Berkshire Hathaway Reinsurance Group)、通用再保(General Reinsurance)及政府雇员保险公司(GEICO),以至多家规模较小的公司,总流动资金达到1,000亿美元。

10. 巴菲特也提到,财险业的竞争十分激烈,有时候会令业内出现庞大的承保损失。不过,值得高兴的是,波克夏的财险公司连续14年来均带来盈利,期间取得的税前盈利达到280亿美元。

11. 以下是波克夏的15项最大投资:

berkshire-investments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入的苹果(Apple Inc)及3家航空公司– 达美航空(Delta Airlines)、西南航空( Southwest Airlines)及联合大陆控股(United Continental Holdings)。 巴菲特一向以来不大热爱投资科技和航空股,但最近他公开说明了为何回心转意买入苹果及航空公司。

12. 波克夏依然保持在2021年9月2日之前以50亿美元购买7亿股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认股权证(warrant)。 截至2017年3月6日,这些股权的价值已经提高超过两倍至178亿美元。波克夏目前拥有价值50亿美元的美国银行优先股,后者每年派发的股息达到3亿美元,巴菲特曾经提过,他可以利用优先股来支付认股权证。

13. 巴菲特澄清,他从来都没有提过他会“永远”持有一些股票

“没错,我们拥有的一些股票只要我们还能清楚看见(这里是指20/20正常视力),我没有计划卖掉。但波克夏没有作出任何承诺会永远持有任何市场上的证券。”

 

14. 最后,巴菲特提到他向基金经理下的50万美元赌注,为期10年,他声称他投资的低成本指数基金的表现将比对冲基金的表现优秀(在考虑到收费、成本和开支后)。

“我公开向基金经理打赌50万美元,他们可以选择最少5只对冲基金(很受欢迎及费用很高的投资工具),在一段长时间内,这些对冲基金的表现可以媲美一个没有人管理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只收取象征性费用)。我建议的期限为10年,而我选择的基金是低成本的Vanguard S&P fund。随后,我满心期待有很多基金经理蜂涌而至(他们可以把自己管理的基金包括在5只基金内),来为他们的职业辩护。毕竟,他们催促他们的客户为其能力投下几十亿元的赌注,那么,为何他们会害怕把拿出一点钱来和我打赌。”

终于只有一名基金经理Ted Seides接受挑战,他所挑选的5只基金的回报在平均后与Vanguard S&P指数基金作比较,以下是过去9年来的表现:

the-bet

整体而言,指数基金的年度复利为7.1%,而5只基金的平均年度复利为2.2%。巴菲特估计,5只基金大约60%的收益被收费所吞噬,并重申,投资者不需要任何成本,自身投资所取得的回报将会更高。

附注: 波克夏的年度大会将会由Yahoo直播,想观看的读者请在2017年5月6日(星期六) 9 a.m. Central Daylight Time (GMT-6) 登入 https://finance.yahoo.com/brklivestream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70307/44512/,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