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政局不稳定应会对其股市造成压力。如果投资者无法在一定的程度上,预期政府将会实施哪些政策(如减税)、什么时候实行,这表示股市的吸引力应会降低。

在今年(2017年)1月,我曾说过美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

我在政治风险分析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任职时的上司Ian Bremmer是一位政治风险专家,他对新兴市场的定义是“政治因素对市场结果的影响力最低限度是与经济因素平起平坐的国家”。这意味着,投资者寻找市场走势讯号的一般因素如经济增长、通胀、利率等等现在已经“降级”至与政治因素一样重要罢了。在一些情况下,单单一名领导人便能改变国家制度,进一步影响市场。

如果按照这个定义而言,美国目前出现了一些新兴市场的特性,即指其政治风险变得更显著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企业、工业及其他国家发表具有政治味道的言论影响了市场的起落。与发达市场相比,这种现象在新兴市场发生的机会高出许多。

特朗普针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说话之后,墨西哥比索随之而波动不定。一句随口而出关于某家企业的话令到这家企业的股价应声狂跌,短时间内蒸发了千万美元的市值。

今年较早时候我曾说过,如果美国市场越来越像新兴市场,或许美股将会下跌。原因是,历史数据告诉我们,新兴市场的估值如本益比(PE)一般上比发达市场来得低。因此,美国市场将会调整至比较接近新兴市场估值水平的本益比。

不明朗的政治前景对美国市场是否举足轻重?

到目前为止还不算是。部份原因是,特朗普大举改革多项政策的想法仍未落实,而这些改革也被视为有利于增长和市场的举动。基建投资、减税及放宽条例等政策都是带动股市的利好因素,至少在短期内是如此。到目前为止,这些利好因素仍然比特朗普带来的不明朗局势更具影响力。

自去年11月美国总统选举至今,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攀升了约11%,而本年迄今则上扬了约6%。美国市场并非唯一一个没有受到不稳定政治前景所影响的国家,甚至可能还因而对其股市起着推波助澜的效益。以下是两个例子。

韩国

韩国以北的邻国是韩国的长期噩梦。除了口水战之外,该区域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高。或许你会认为,韩国的股票投资者大概会沽货离场,以策安全。再说,韩国才刚刚发生总统被罢免的事件,韩国人民也必须于5月9日选出新总统。

然而,韩国综合股价指数(KOSPI)最近上升至其六年高位。KOSPI本年迄今升高了约13%,而元兑美元的汇率走强,升了接近7%。

土耳其

土耳其最近公投的结果大大地加强了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权力。即使在公投之前,以西方民主国家的标准而言,土耳其已被视为“朝着危险的方向走去”。今年3月中旬刊登于《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一篇评述警告说:“埃尔多安对独裁统治的欲望将对土耳其造成威胁。”。

5月初,土耳其政府开始禁止电视相亲节目,并封锁维基百科网站。这些都是土耳其政府打压媒体及互联网的部份行动。以西方开放自由的标准而言,土耳其正陷入黑暗中。

然而,土耳其基准指数本年迄今攀升了21%。土耳其里拉的汇率大致保持不变。

这意味着什么?

尽管特朗普的政策在落实方面面对重重困难,但他公布的这些政策对市场起着鼓舞的作用。市场对强劲经济的预期比不明朗的政治局势更具影响力、更为重要。

此外,令到媒体忧虑的事情未必也会令到投资者担忧。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样,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也成为毋视人权的“代言人”。不过菲律宾的股市本年迄今已升高了约14%。

我们也别忘记,时间是关键。市场随着时间对国家政策或更换领袖有什么看法?这些看法有没有改变?今天的逆流观点可能成为明天的共识看法。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今天利好市场的举措或言论或许是数个月后烧毁市场的导火线。

活动介绍

Stansberry Churchouse研究的Kim Iskyan将于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晚上8点至9点之间举办一场网上研讨会(webinar),他将为投资者分析国际形势对全球股市的影响。如果你有兴趣参加,请点击以下按钮报名。

报名参加Webinar

 

另外,如果你想收到Stansberry Churchouse每天发出的免费亚洲财富投资快报(Asia Wealth Investment Daily),请点击此处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70522/46724/,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