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福德高企业(ComfortDelGro Corporation,以下简称康福)持续面对来自召车服务像UberGrab的巨大压力。今年初,尽管来自5个经纪行的报告显示康福的平均目标价为3.09元,但我们认为康福的股价并没有触底。康福在1月初的价位大约为2.50元,它之后一直走低,至2017年8月18日创下2.13元52周新低

不过,有消息传出康福可能与Uber合作后,其股价至8月23日中午飙升了7%。虽然这个协议如果能够达成将可以为康福的新加坡德士业务带来一线希望,但我们有不同的看法。

最后努力

自从Uber及Grab进入市场后,康福一直与这些召车服务硬碰硬来竞争,而不是作出重大改善

随着德士与召车服务的对抗持续,康福在2017年7月指示其租车司机汇报召车服务司机的不法行为,包括在德士站停车。康福也建议其租车司机如果看到召车服务司机“在其他地方违例接载乘客”最好拍摄照片作为证据。

很多人认为这些举动是下流手段,除了一些负面宣传效果外,对康福没有很大益处,尤其是当公司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已经不是太好。

品牌形象每况愈下

新加坡消费者一直以来对本地德士已经有很多抱怨,因为在繁忙时间想搭德士并不容易;而德士司机对某些乘客也不愿意接载。有时候尽管德士站排长龙,但有些德士司机也拒绝载客,因为他们宁愿接受预召服务,可以收多大约3元预召费用。

由于德士的形象在消费者心中已经不大好,以上述的举动来应付新挑战,似乎公众并不受落。

财务表现

ComfortDelGro A

集团报1H17收入下跌2.9%,主要是来自德士业务的收入下跌5,540万元。虽然净利增加2.1%,但营运盈利下跌8.6%。净利增加主要是因为来自投资的利润提高及融资成本下降。(资料来源: 《股市资讯》)

经常慢了半拍

我们认为康福与Uber的合作是认输的第一步。经常慢了半拍的康福不断从后追上,如减低租车司机的租金及通过其手机召车应用程式提供固定收费选择等。

我们的猜测是Uber在新加坡的业务是属于重资产,因为它通过其租车公司Lion City Rental(LCR)拥有庞大的车队。事实上,我们觉得Uber在新加坡的业务模式与康福德士的业务类似,但更胜一筹。Uber的收入是来自其司机收取的车资一部分,事实上,一旦其在LCR的资产达到收支平衡,它便可以从出租汽车中获利。

鉴于Uber在召车服务领先一步,为何它愿意与康福合作?

有可能是Uber的司机已达到一个舒适水平,又或者是它想减少在资产上的支出。任何一个原因都是与康福合作的有利因素,因为其平台可以添加大约1万5,000名司机,而且不需要为资产担心。

有利有弊

虽然双方还在商讨阶段,还未有达成协议,不过协议不大可能对康福有利,最低限度在长期而言

如果协议能够达成,康福的1万5,000个德士司机将可使用Uber的召车平台,让他们获得更高收入,后者要视乎这个方案是否受到欢迎。短期而言,这可以帮助康福德士业务维持下去及避免更多德士司机交回车辆。

提供平台的Uber也需要从这个协议中获益,后者可以是金钱上,类似其收取现有司机10%至30%的费用,视乎不同车程 ,收费可以是来自德士司机或者是康福。因此,这个协议只是拖延时间,长期而言所得的益处不大,毕竟,这是两个竞争对手之间的协议。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70825/49774/,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