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之安(Ezion Holdings)在2017年8月14日宣布暂停交易后,船运与海事业再次受到严谨的审视。毅之安曾一度被吹捧为岸外与海事业低迷时期一个表现出色的生还者,但在面对连续三次季度亏损后,集团开始启动债务重组。

油价在2015年后期暴跌后,新加坡的岸外与海事业受到一连串坏消息的冲击,其中像以斯拉控股(Ezra Holdings)Swiber 控股及近期的南昌(Nam Cheong)都因为油价持续受压而触礁。

不过,富时海峡时报海事指数是2017年表现最佳的领域指数之一,它自年初以来取得超过70%升幅。为何一些岸外与海事股会破产;另一些的股价却升高?究竟哪些岸外与海事股值得投资者一看?哪些最好是避之则吉?

表现较出色的领域

投资者如果现在想涉足岸外与海事股,首先对本地的船运业有更深入的了解可能是决定你亏本或赚钱的因素。一般而言,这个行业可以分为两个领域,分别是石油与天然气(以下简称油气)及散装船运

像毅之安、以斯拉控股、Swiber 控股及南昌等公司主要是在油气领域运作。它们通常是为国际石油公司提供服务,包括为客户的岸外油气田出租船只与维修服务或建造船只。当油价下跌时,国际石油公司首先会大幅减低岸外油田的资本开支,由于这些油田的营运成本高出在岸油田许多。在低迷时期,这些服务供应商会碰上合约停止流入,以至现有合约延期或取消等遭遇,因此,这个杠杆比率甚高的行业会出现严重现金流问题。

另一方面,干散装船运领域涉及各种原材料货物的运送,由于这个领域正在复苏,因此它的表现较佳。上一次在2007年发生金融危机时,环球贸易疲弱令散装货船出现了严重的供过于求情况,但由于业内不断废弃老旧船只及经济情况日益好转,供需平衡得以拉紧。

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altic Dry Index)可以为散装船运领域的复苏带来进一步的支持,这个船运与贸易指数是用来测量运送各种原材料的成本,它从2016年2月的291点低位稳定上升了312.4%至1,200点以上。相比之下,WTI(西德州轻质原油)价位在同一期间于每桶29.4美元见底后,只升高了62.6%至每桶47.9美元

offshore A

大部分见底回升

在散装船运领域里,有6家公司于本地交易所上市,分别是扬子江船业(控股)( Yangzijiang Shipbuilding (Holdings))、中远海运国际(新加坡)( COSCO Shipping International(Singapore))、首航融资信托(First Ship Lease Trust)、莎姆达拉(Samudura Shipping Line)、新加坡船务企业(Singapore Shipping Corporation)及联业集团(Uni-Asia Group)

相信很多投资者都知道,扬子江是2017年表现最出色的股只之一。这家中国造船公司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散装货船建造商之一,并得益于其规模和强劲的资产负债表。走在领域复苏的前端,这只股在公布盈利升高及大量新订单流入令其未完成的订单增加至40亿美元后,其股价从年初上升了93.3%至1.585元

从文中的图表可以看到,扬子江的升幅明显比同行高出许多,但其负债水平最低及派发不错股息也是个中原因。其他规模较小的散装货运同行与这个市值达60亿元的巨子相比又会如何?

新加坡船务企业在整个低迷时期一直保持有利可图,并且以较扬子江便宜的估值交易,同时其3.3%股息获益率最为吸引。与此同时,莎姆达拉及联业集团也见底回升,1H17还带来半年盈利。尽管如此,两只股的股价依然滞留在各自的账面值之下,以超过50%折扣在交易。

话虽如此,联业集团的高负债可能是令其股价受压的原因(是否也有可能因为受到2013年小股股灾的延续影响?)。 不过,联业集团不是一只纯散货船运公司,它也拥有酒店产业,差不多一半有多的收入是来自酒店营运。因此,其债务受到集团的船只及其酒店产业所支持。

offshore B

精明选股

尽管更多资金回流,但不是所有领域内的股只都值得趁低吸纳,尤其是中远海运国际(新加坡)及首航融资信托,它们依然亏损及还未有出现季度盈利。因此,它们的股价继续走低,而投资者最好是避之则吉。

那些在寻找回弹机会及风险容忍度较高的投资者,买入小股可能是一个不错的策略,因为它们的估值依然滞后于领域的龙头大哥。我们的报道是基于估值考量,投资者也应考量其他会对股价带来影响的因素,像营运地域。

另一方面,如果你不可以抵受小股的较大波动,扬子江可能是最安全的选择。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70907/50118/,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