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投资者指望环球复苏即将出现,资金开始回流新加坡的油气业。从富时海峡时报石油与天然气指数(FTSE ST oil and gas index)取得可观的10.5%升幅至369点便可见一斑。尽管大步向前,但其实这个领域指数依然只是处于高峰(超过700点)期的一半左右。

当石油泡沫在2014年爆破时,亿万元市值从市场消失,油价受到重挫。西德州轻质原油(WTI)价格在2016年1月跌至最低水平,每桶只得29美元,在暴跌前的水平为每桶110美元。之后WTI的价位缓步上升,目前徘徊在大约每桶50美元,令投资者觉得油气业正在见底回升。

由于业内出现复苏情绪,因此,得悉金兴海运探油(Kim Heng Offshore & Marine Holdings)买入三艘锚作拖引供应船(AHTS),《股市资讯》马上走访了这家本地上市公司位于本茱鲁路(Penjuru Road)的船坞,并访问了管理层对目前岸外与海事领域走势的看法。

市场依然紧张

金兴管理层提出的其中一个重点是这个行业“不是全部由油价来支配”。

没错,油价高企会令采油活动增加。不过,如果把这个逻辑广义地应用在每一个次领域就有点断章取义。为更清楚了解实况,我们拿一个类似的情况比较,尽管本地产业发展商再次活跃于囤积土地,但本地建筑业在2Q17收缩5.6%。就在最近,城市发展(City Developments)因为以9亿零700万元创纪录价格投标一块永久业权地段而成为城中佳话。

虽然油价高企一般上会对大型产油商及国家石油公司像荷兰皇家蚬壳(Royal Dutch Shell)、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及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带来支持,但明显效果还未有真正在钻油台建造商及岸外服务提供商(像金兴)发挥作用

受油价暴跌影响的领域中,岸外与海事领域受到的冲击最大,因为在岸外海域采油的成本高出在岸采油的成本许多倍。举个例子,沙特阿拉伯拥有的油田主要是在岸油田,它的边际采油成本可以低至每桶3美元,而北极圈的岸外油田,边际采油成本可以高达每桶120美元。

因此,岸外公司所面对的挑战也因为其所活跃的地区而有所不同。就好像金兴,它的主要收入是为经过新加坡海域的岸外钻油台提供维护、整修及大修(MRO)服务而来。

金兴占了新加坡岸外MRO市场大约65%至85% 份额。在2014年全盛时期,公司为多达67个钻油台提供服务,但后来接到的合约越来越少,今个年度公司只接到15个MRO工作,是油价暴跌以来的最低水平。

雪上加霜的是,本地四家MRO服务商目前可能要面对来自巨头吉宝企业(Keppel Corporation)的竞争,后者一直以来专注于建造新钻油台。尽管不理会吉宝可能会进场,新MRO合约在短期内可能不会大幅地流入新加坡市场。

不是全部由油价来支配

最终,一个业务是否屹立不倒,管理层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在严重低迷期间,之前受热捧的股只像南昌(Nam Cheong Holdings)、Swiber控股(Swiber Holdings)及马可波罗海业(Marco Polo Marine)接二连三倒下,甚至毅之安(Ezion Holdings)也可能站不稳。金兴是少数依然留在新加坡交易所的岸外服务供应商中,目前依然能够稳住阵脚

事实上,公司是在2014年于新交所上市,刚好是油价暴跌之前,并筹得4,350万元总收益。直到最近,金兴才利用上市收益作为业务用途,主要是为最近收购的三艘AHTS船只融资。

有趣的是,这三艘AHTS船只先前是由Swiber拥有,后来由于Swiber破产,被一个银行财团接收。金兴只需要总共960万美元便购得这三艘船只,而在2010年建造时,它们的价值为每艘3,300万美元。公司从上市收益动用了850万元,而余下的500万元从现有一个银行贷款取得。

相信不需要怎样计算其折旧价值,很容易便知道金兴是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入这些资产。假设每艘船只的报废价值为100万元,金兴的管理层暗示,本金加上为购买船只所付出的利息,比起现在每天的8,500美元至1万美元的租船价格,足足低出了40%至50%。

以这么大的折扣买入这些AHTS船只,金兴预期可以从这些船只取得很大的回报,尽管它是以比同行较低的价格来投标合约。这再次证明古老的智慧是对的,即最佳的投资时间就是当每个人都在恐慌时

关键在于管理

在全盛时期,岸外和海事领域均全速前进,并为了扩充而大幅举债,但金兴选择保持谨慎,而且证明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事实上,金兴在FY14的总债务只得810万元,而总负债股本比只为8.3%。现在,管理层的立场依然不变,截至1H17,公司的总负债股本比为30.9%,后者依然在可控制的范围,而债务为2,730万元。

金兴稳健的资产负债表让公司可以抵御冗长的低迷期,而同一时间也有足够的财力来抓住具吸引力的商机。明智及审慎的投资选择也让其资产在出租时遇上的挑战可以减轻,因为它们的定价可以更具竞争性。公司最近收购的AHTS船只,两艘已经出租,第三艘预期在4Q17可以获得合约。

话虽如此,投资者可能不知道,其实金兴的船队利用率不高,只得大约50%至60%。包括最近买入的AHTS船只,其船队包括了7艘岸外支援船只 (OSV)、10艘拖船及30艘驳船。我们注意到其中有3艘OSV、4艘拖船及1艘驳船起码是在20年前建造。

由于大型石油公司不会租用在租约期满前,船龄达到15 或以上的OSV,这些老旧的资产在金兴的账簿中应该是部分或全面减值或者是没有折旧价值的资产。不过,金兴利用部分这些资产来为其他项目提供服务,后者不需要符合亚细安地区的规定,像为国家环境局提供紧急援助(在德光岛漏油事件)及为圣淘沙跨海步行道(Sentosa Boardwalk)项目提供服务。

因此,虽然这些老旧资产可能依然在账目里并拖累利用率,不过它们隐含的回报率可能很高,因为它们的折旧费用微不足道。

一线希望

不过,持续存在的逆风为金兴的财务表现带来负面影响。公司的FY16收入报3,140万元,而净亏损增加至1,780万元,相比FY14的收入为7,800万元,而净利报560万元。

现行价值也无可避免地在这个时期减低,金兴在FY16蒙830万元非现金减值亏损。不包含后者,FY16的净亏损为950万元,比FY15的490万元为高。这个趋势很可能延续至FY17,但减值开支预期会较低。

然而,金兴的出租船只在未来12个月不需要安排大检修。排除不预见的情况,预期包租船只的收入将不会受到影响。

如果我们以环球AHTS市场的情况来看,大概有800艘船只在闲置着,但其中只有少部分可以马上出租,因为颇大部分需要进行维修。照这个情况而言,环球OSV的实际供过于求情况可能有点夸大。

对金兴而言,为了捕捉新合约订单,维持一队随时可以候命的船队是当务之急。这个领域何时真的见低回升还不知道,但金兴认为,管理层应随时做好准备来捕捉商机。随着在北海这样严峻的环境进行探索及开采活动有所增加,这个行业可以取得持久的复苏相信指日可待。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71017/5137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