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全球股市是丰收的一年。2016年12月,传媒出现了大量有关2017年是股灾年的报导与预测,当时我努力地告诉大家不要相信这种10年一次的周期预测,我还说2017年会是“升到你不信”的一年。

所谓10年一次的大股灾,是因为1987年、1997年、2007年皆出现大股灾而引发的联想,认为2017年也该有大股灾。从统计学的科学角度来看,这只不过是巧合,因为从股市的基本因素来看,根本就不存在固定周期的股灾

常有初学投资的人都喜欢问一个问题:“股市一个周期有多长?”很有趣的,也有不少专家发明、研究出股市周期的年数,有说4年一个周期,有说5年一个周期。当然,说10年一个周期的人最多。这一类的研究只是拿过去曾经出现的几个周期数据就下结论,这等同到赌场赌钱时,连开3次“大”就认为第4次一定是“大”同一个道理。

1961年上任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于任内遭遇枪杀身亡,全球传媒也热烈报导美国每20年必有一位总统死于任内的魔咒。图源:Walt Cisco, Dallas Morning News (通过维基共享资源)

1961年上任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于任内遭遇枪杀身亡,全球传媒也热烈报导美国每20年必有一位总统死于任内的魔咒。图源:Walt Cisco, Dallas Morning News (通过维基共享资源)

1961年上任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于任内遭遇枪杀身亡,全球传媒也热烈报导美国每20年必有一位总统死于任内的魔咒。是的,1961年上任的总统死于任内,1941年连任的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也死于任内。还有1921年、1901年、1881年、1861年、1841年上任或连任的总统也死于任内,这么巧?分别于1981年与2001年上任的总统里根及布什能不担心这个巧合吗?

这的的确确是巧合,过去30年,逢“7”必股灾是巧合,1841年开始至1961年,每20年美国有位总统死于任内也是巧合。这个世界,巧合的事多得很是无法解释的,也不必强加以解释。当然,许多人都想找些理由来解释这些巧合,于是有人说美国每隔20年有位总统死于任内是印第安人的魔咒。

股市的周期有长有短,绝对没有固定年期。2017年没有股灾,更是丰收年。2016年12月,股市显著下跌,是不是有人因为担心2017年是股灾年而提前卖掉股票?

今日,许多人说美国股市的牛市的确太长了,因此每一年年底,都有人预测美股泡沫会在下一年爆破。结果,一年一年过去,预测美股泡沫爆破的专家只好找些理由来自我解释为什么预测不准。另一个更难以置信的股市是日本,日经指数于1989年12月29日是38,957点,2017年12月29日正好满28周年,仍然远远无力重返当年的高位。问题在哪里?

对香港、上海、深圳的股市而言,股市指数破了2015年“大时代”高位,但是当时许多股的高位至今未破,指数破高位,只是依赖少数指数比重高的成份股在支撑。图源:Lam Yik Fei/彭博社 (通过盖帝图像)

对香港、上海、深圳的股市而言,股市指数破了2015年“大时代”高位,但是当时许多股的高位至今未破,指数破高位,只是依赖少数指数比重高的成份股在支撑。图源:Lam Yik Fei/彭博社 (通过盖帝图像)

新加坡、香港、上海、深圳的股市也不见得好,2007年的历史高位至今也过了10年,仍然无法破。对香港、上海、深圳的股市而言,股市指数破了2015年“大时代”高位,但是当时许多股的高位至今未破,指数破高位,只是依赖少数指数比重高的成份股在支撑。因此,2017年在股市赚到很多钱的人不多,这也是多年来少见的现象。

历史会重演,但是不会一模一样地重演。每一年的股市,都是一个新的局面,新的因素,新的变化、走势。我们要吸取历史的教训,但是却不是简单地把过去的历史走势照搬到今日。

实际上,我们的确没有必要去预测什么时候会出现大股灾,说10年一次大股灾,是不是说过去10年、9年没有股灾?股市没有低潮,一路向上升?当然不是,2009年金融海啸结束,股市见底,但很快地2010年又发生了欧债危机、2013年出现美国联储局加息与退出量化宽松(QE)的恐慌、2015年“大时代”泡沫爆破,股市里的黑天鹅多得很。

本文写于2018年1月2日上午,股市的第一个交易日,红盘高开。香港股市更是升得难以置信,一口气创十年新高。过去一个月,香港股市差强人意,理由之一是中国A股市场出现调整。而2018年的第一个交易日,中国A股表现不错,香港股市就趁机追落后。

那些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内地地产股,若股价在一年内上升了2倍以上,再大幅上升的可能性下降了。如果入市早而有不错的账面利润,不妨适量减持,取回全部或相当部份的成本。图源:路透社/Stringer

那些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内地地产股,若股价在一年内上升了2倍以上,再大幅上升的可能性下降了。如果入市早而有不错的账面利润,不妨适量减持,取回全部或相当部份的成本。图源:路透社/Stringer

2017年表现好的板块之一是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内地地产股。不过,那些股价在一年之内上升2倍以上的股,再大幅上升的可能性下降了。如果入市早而有不错的账面利润,不妨适量减持,取回全部或相当部份的成本。

换一个角度,香港地产股在2018年应该有不错的表现。2017年香港地产股的升幅远低于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内地地产股。而香港楼价在2017年升幅高达13%,香港地产商于2017年的销售额高达2,300亿港元,大破纪录。目前销售的楼花(仍未完工的楼房)是地产商于3年至5年前取得的土地,成本极低,这些楼花的销售就是香港地产股今后两年的利润保障。

2017年,香港土地供应突然大增,地产商把手上的农地通过补地价转变成住宅用地,额外增加了至少1万个单位的住宅。这个数量远超香港特区政府原来的规划,理由是香港特区政府的政策变了,由需求管理、打压需求改成鼓励置业、官商合作。鼓励置业的结果是多一些人买楼,地产商自然也想多卖楼,要多卖楼就必须自我增加土地供应。

香港地产股可以看高一线,新加坡房地产市场也已经从谷底回升,大量的房屋成功高价集体出售。地产商在抢地说明新加坡政府所能供应的土地也很有限。

2018年整体而言是乐观的,美国减税,美股不断地创历史新高。2018年企业公布业绩后会再度出现炒作,中国的经济稳中求进。中国去杠杆也等于去风险,压低风险,清除泡沫,股市就能健康地以慢牛的走势前进。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0108/5343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