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去年对外投资数额高达2,698亿美元,再加上高达1万8,400亿美元的银行贷款,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债务的担忧情绪,因为这对由信贷推动的中国经济战略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由于大部分的债务都透过银行贷款融资,因此若投资失败,中国的银行体系将受到损害,造成坏账的雪球效应,可能引起金融危机。

在2017年8月18日的最新指令中,中国已采取进一步的行动限制资本外流,并对其“一带一路”计划予以高度重视。尽管如此,从2017年8月14日至2017年10月23日的六个星期内,复星国际(Fosun International)的股价仍是从11.8港元回升至19.3港元

人们或许会想问,政府抑制资本外流如何影响复兴国际的扩张计划?更具体地说,如何影响其股价?

政府意愿:遵循还是违背?

主要问题在于,诸如房地产、酒店、娱乐俱乐部和体育俱乐部海外行业在政府看来对其经济发展并无益处,也无益于“一带一路”

根据彭博社的一篇文章,复星国际的执行董事徐晓亮曾评论:“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政府提倡什么、不提倡什么,那么对于该如何在全球扩展就有了更清晰的概念。”他还提到,“我们日后将向政府展示我们正努力实现的目标。”

集团在2017年12月29日宣布以每股27.22港元(共7亿3,500万港元)向朝日集团(Asahi Group)收购青岛啤酒(Tsingtao Brewery)17.99%的股份。收购价是对上一次收市价(40港元)折扣32%,有关交易预计于1Q18完成。青岛啤酒作为中国国内首选的优质啤酒品牌,足迹遍布全球,收购其股份应能广为中国政府接受,因为这是一项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投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从一个日本集团手中收购中国品牌也能为复星国际加点爱国分数。

展望未来,复星国际正进一步扩大对外投资,于2017年10月20日收购了意大利奢侈男装品牌 Raffaele Caruso SpA的多数股份,意欲全面控制该公司。与此同时,复星国际也正在商讨收购意大利奢侈内衣品牌La Perla的多数股份,结果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公布。

为了与政府的目标保持一致,复星国际也在减少海外房地产,以1亿零900万美元脱售了悉尼一处办公大楼的95%股份,另以1亿4,000万美元脱售伦敦Lloyd Chambers的房产。

财务状况

复星国际在1H17取得了显著的财务业绩,在营业额和盈利两方面皆达到两位数的百分比上涨。集团实际上是一个投资控股公司,主要由“富足”(包括保险、投资和财富管理业务)、“健康”(主要为医疗业务)和“快乐”(包括旅游、餐饮、服装等业务)三个部分组成,其中以“富足”部分为核心。

令人鼓舞的是,收入上升11.6%至363亿人民币,其中“富足”部分占198亿人民币,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增长。此外,“健康”部分的复星医药(Fosun Pharma)亦表现突出,收入增20.34%至82亿7,000万人民币,大幅提升了营业额。

同时,净利创新高,增至58亿6,000万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33.6%。此外,前五年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也超过25%。“富足”部分贡献了近一半净利,主要因葡萄牙商业银行(Banco Comercial Portugues)受惠于葡萄牙经济复苏而转亏回盈,报8,990万欧元净利。

集团持有的现金上升50%至7亿8,300万人民币,令负债率相较于FY16的60.3%大大减至47.4%,后者也受到国内银行的支持,主要是通过一般银行融资来支持其资本需求以缓解财务风险问题。

假设公司在2H17的盈利表现一如既往,本益比可降低至13.4倍(行业平均值为22.8倍),排除不可预见的情况,基于2018年1月3日的18.28港元价位明显被低估。

未来增长

复星国际青岛啤酒的收购被认为是为了增加交叉销售的机会而采取的行动,通过复星国际持有多数股权的子公司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进一步渗透国际市场并增加收入来源。

据路透社报导,有传言指该集团正与银行商讨筹集至少5亿美元 ,将其旅游业务,包括地中海俱乐部Thomas Cook Group上市。了解情况的人士指出,上市地点极有可能在香港,时间最早在明年初。

相信这一举措将加速地中海俱乐部在中国的发展节奏,以支持大中华区不断增长的旅客(于1H17年比增长15%至10万7,000人次),同时改善其资产负债能力。

从这些行动看来,集团近期的收购和海外撤资似乎是为了集中在本地扩张。这些行动与中国政府的目标一致,因此多被认为是积极的,并能提升投资者的信心,同时又不致政府不满。

截至2018年1月3日,复星国际的交易价18.28港元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0109/53516/,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