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常听到的投资建议是“投资在你所熟识的东西”。事实上,巴菲特已经验证了这个简单的建议,如果你有足够的自制能力,说不定可以获得巨大回报。有一个领域散户投资者可能会很熟悉,就是售卖粮食的股只。

我们只需买入我们每天会接触到其货品的股只便可以有利可图,巴菲特就是因为投资于可口可乐、卡夫亨氏(Kraft Heinz)及其他售卖粮食的股只而财源滚滚来。本地股市方面,投资者也可以找到不少售卖粮食的股只。

在圣诞及新年佳节期间,我就去了超市一趟,感受一下本地售卖粮食的公司的表现如何。在售卖饮品的部分排列着本地上市公司杨协成(Yeo Hiap Seng)生产的饮品,旁边放着其他大型竞争者的产品,像可口可乐、星狮集团(Frasers & Neave)及百佳(Pokka),它们就这样被放在一起直接互相比拼。

杨协成简介

杨协成起初是一间在中国制造酱油的小店,之后,它连根拔起,迁移至新加坡。杨协成这个品牌很快便成为了本地家喻户晓的名字

今时今日,大部分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所认识的杨协成是其传统的包装饮品,像菊花茶、冬瓜茶及仙草饮品。公司在推销其饮品方面确实下了很大功夫,因为它们的产品几乎是过时过节每个家庭必备之粮。

除了生产特有的亚洲甜饮外,杨协成也生产含矿物质及盐份的功能饮品(isotonic beverage) H-Two-O、粉海豚维生素饮料(Pink Dolphin)及在Justea品牌下生产的其他茶类饮品。

讽刺的是,尽管企业的发展令人鼓舞,但杨协成的股价表现却没有什么值得投资者感到兴奋。自2013年以来,杨协成的股价便一直走下坡,从每股3元以上,下跌至目前的1.26元,后者也接近其52周低位(1.23元)。

YEO 2

不大迎合消费者口味

对一家其产品一直大受顾客欢迎的饮品公司来说,很明显,其业务的成功与否的其中一个最重要指标就是它能否迎合消费者对味道及喜好的不断改变。
对杨协成来说,其近年来的财务表现显示公司未能达标。

在FY13,公司决定回归到其基本业务,把所有努力聚焦于其食品及饮品业务。自此之后,其产业发展部门进入了休眠状态。

从FY14起,杨协成的收入(目前主要是售卖食品及饮品)开始退跌,从4亿3,940万元减少至FY16的4亿1,000万元。在最新公布的9M17业绩里,收入更进一步下跌19.4%至3亿1,850万元,公司把跌幅归咎于柬埔寨的销售因为与前分销商发生纠纷而出现混乱。

除了柬埔寨业务出现问题,杨协成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个主要市场的销售数字也每况愈下。此外,其毛利率也在走下坡,从FY14的37.4%下跌至9M17的大约32%,这些数字明显暗示杨协成产品对其核心消费者来说没有之前美味可口,因此不禁令人怀疑杨协成的产品长期而言在增长中的市场中是否有足够的吸引

Yeo hiap seng A

乐观因素

从乐观一面来看,杨协成在很大程度上是有利可图,它从FY10以来没有蒙亏,说明管理层肯定有能力和经验去管理好一家饮品公司。

截至9M17,杨协成的净利为1亿4,600万元,主要是因为脱售在超级集团(Super Group)的投资获得1亿3,840万元收益(超级集团在2017年初私有化)。然而,不包含超级集团的脱售收益,杨协成依然取得大约760万元营运盈利(9M16报1,860万元)。

由于脱售在超级集团的投资,杨协成的现金储备涨升至2亿9,740万元。公司截至9M17无负债,因此集团为推动增长拥有很大的财务空间来作收购或为地域扩张融资。我们认为,如果能收购其他快速增长的品牌和提供新产品线将对公司较为有利,因为市场对其现有产品的需求正快速流失。

由于其管理十分保守,因此杨协成的资产负债表也极为简单及流动。截至9M17,流动比率(current ratio)为5.9倍,而较为严谨的速动比率(quick ratio)为 5.1倍。总的来说,杨协成的投资者不会面对严重的偿付风险。

展望未来,由于新加坡政府考虑征收“糖税”,杨协成可能成为受惠者,因为其产品比起同行的甜饮,有较多获得保健促进局(Health Promotion Board)发出的较健康选择标签。因此,有些消费者可能会改为选择杨协成的较健康饮品。

并不诱人

与其他本地上市饮品公司像泰国酿酒(Thai Beverage Public Company)星狮集团(F&N)不同的是,杨协成是唯一处于净现金状态的公司。基于其目前1.26元的股价,杨协成是以4.7倍本益比及1.1倍股价与账面值比(P/B)交易。与此同时,泰国酿酒是以16.5倍本益比及4.4倍P/B交易;而星狮集团是以2.9倍本益比及1.3倍P/B交易。

不过,杨协成的本益比可能因为超级集团的脱售收益而“收缩”。不包含超级集团的脱售收益,过去12个月的净利大约为1,800元,意味着每股盈利为0.031元。相应地,杨协成经调整的本益比将为40.6倍;而泰国酿酒及星狮集团的本益比分别为23倍及37.3倍。

因此,对一个没有出现爆炸性增长,也没有任何具体策略来推动增长的业务来说,杨协成的估值可能依然有点过高,尽管其股价在2017年下滑。此外,尽管其股票的公众流通量不高,只得20%,但拥有杨协成53.5%股权的母公司远东机构(Far East Organisation)也没有诱因把公司私有化,由于它依然以高于账面值的10%在交易

除此之外,虽然杨协成派发每股0.02元股息,但1.6%的获益率一点也不吸引。因此,基于传统财务指标,杨协成对那些毫不知情的散户投资者来说可能便宜,但在仔细研究下,我们知道这可能更像一个巴菲特肯定不会投资的价值陷阱。

YEO 4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0110/53539/,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