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7年6月,SI研究表示对新翔集团(SATS)的潜质有信心,尽管集团的股价为5.11元,而市场给予它的目标价只得5.05元。

虽然新翔的股价在2017年7月尾下跌至5元以下,并一直维持在这个低位直至2017年11月中,但其股价之后回弹,至2018年1月19日升高至5.85元历来高位,那些持守不放的投资者应获得不错的回报。此外,大约14%的资本收益还未有把每股0.17元股息包括在内。

不过,在当局宣布樟宜机场征收新税项后,集团的股价下跌。从2018年7月开始,从樟宜机场离境的旅客需要支付较高的税项来为樟宜东的发展出一份力,其中包括建筑第5搭客大厦。与此同时,航空公司也需要支付较高的飞机停泊及降落费用。

新税项对新翔会带来怎样的影响?股价回落是否会为投资者提供一个进场良机?

税项提高带来的冲击

从2018年7月起,旅客从樟宜机场离境需要支付的税项将增加13.30元至47.30元。之后,每年将增加2.50元,至2024年达到62.30元,差不多是从目前的34元翻了一倍。

旅费及收入的改变对外出旅游的需求会产生微妙变化,不过变化的程度会受到不同因素的影响,像外有的目的及旅途的长短。

一般上,比起消闲旅客,商务旅客对旅费提高并不介意。至于旅途长短方面,短途旅客比长途旅客对税务提高当然比较介意。

多年来,旅客对旅费比较敏感,因为廉价旅游大行其道,业内的价格透明度提高及激烈竞争使旅客在消费上会斤斤计较。另一方面,旅客对旅费也不太计较,因为廉价航空意味着机票的费用对整个行程所占的比重也减低。

无可疑问,税项调高对整个行业会带来负面冲击,不过,冲击的力度不大可能足以令新翔的股价下跌。

财务表现

新翔9M18的收入保持稳定,尽管集团在2017年7月把在新翔香港(SATS HK)所持有的51%股权脱售给香港航空附属公司Voltaire资本投资。与此同时,净利微升2.5%,主要是因为来自联号及合资的盈利贡献提高。

SATS A

新翔的财务状况依然强劲,其负债股本比只为6.4%。此外,集团拥有4亿2,660万元的庞大现金盈余,让其处于3亿2,390万元的净现金状况。我们对此感到乐观,尤其是面对一个升息环境。

扩大海外版图

在新加坡建立一个主导地位后,新翔继续扩大其海外业务。

在2017年12月,新翔联同印度货物服务中心(Cargo Service Center India)获得印度孟买贾特拉帕蒂·希瓦吉国际机场(Chhatrapati Shivaji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一份处理货物的特许协议。这份特许协议从2018年4月起,为期18年。凭着这份协议,新翔货物网络的连接面将扩大,并巩固集团在印度的地位。

另一个增长动力将来自新翔与土耳其航空公司的潜在合作关系,不过这个项目还未有落实,项目内容主要是为土耳其航空及伊斯坦堡(Istanbul)新机场内的其他航空公司提供机舱膳食。

土耳其航空是星空联盟(Star Alliance)成员之一,它是一家四星级航空公司,拥有329架飞机,飞抵全球300个目的地,包括251个国际及49个国内地点。

伊斯坦堡新机场预期在2018年10月开幕,它将会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机场,每年可处理1亿5,000万名旅客,并可以扩大至每年处理2亿名旅客。视乎集团在新业务的规模,这个项目可能对新翔的收入带来庞大的贡献。

具吸引力的进场点

从上所述,我们认为市场因为新税项对新翔股价的反应视似乎有点过度。

SATS B

集团的估值已经回落至我们上次报道这家公司时的水平。鉴于环球旅游需求不断增长,我们认为长远来说,集团将会拥有无限商机。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0424/56312/,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