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政坛在509“变天”,由于上个星期四和星期五为公共假日,我们要在今天才能知道股市对大选结果的反应。彭博社在昨天整理出了可能受选举结果影响的马股名单,大家不妨一看(内容为英文):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5-12/mahathir-s-return-may-spur-moves-in-these-malaysian-stocks

民主的胜利?

马来西亚实现了自独立以来的首次政党轮替,各大媒体都表示这是“民主的胜利”,因为以巫统为首的国阵已经出尽法宝,但还是经受不了“全民海啸”的冲击,丢失了政权。

但是,如果你看过《魔戒三部曲》,应该就会知道,人们可以为了打败共同的敌人而结盟,但在打倒敌人之后,各方可能又会争权夺利、互相猜忌。另外,如果不是前人经受不了诱惑,不愿将魔戒丢入熔岩中,也不会有之后的故事。

接下来的挑战和隐忧

自星期三大选之后,各大媒体都刊登了一些评论文章。本文根据《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和彭博社的几篇文章整理出了马来西亚接下来面对的一些挑战和隐忧:

一、“老马识途”

希盟能胜选,主要因素在于马哈迪“出山”,成功拉拢马来选民。但《经济学人》指出,纳吉使出的许多手段,其实都“师承”马哈迪。而马哈迪在任期间也是靠种族政策来争取选票。彭博社在其评论文章中表示,马哈迪并非一个推动改革的领袖(a change agent)。

二、民粹主义政策

《经济学人》表示,希盟是靠民粹主义(populism)的政策来应对国阵操纵选举的策略,包括承诺废除“不受欢迎但必要”的消费税,以及再度提供汽油津贴。虽然前财长达因已表示以上两项政策不会影响经济,但实际情况如何仍有待观察。

三、执政经验不足

《经济学人》也指出,希盟的议员相对来说缺乏执政经验,或者是从巫统跳槽过来。这些政党的成员本来在理念、政见方面都有分歧,从政经验也有差异,是否能通力合作是一大问号。

四、马哈迪和安华

马哈迪之前表示,他这次当首相只会当两年,之后就会把位子让给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但当安华出狱之后,两人是否真的能合作,并顺利交接政权呢?《经济学人》表示,马来西亚的政局多年来都受这两人之间的嫌隙影响。

五、种族政策

《经济学人》指出,长期而言,种族政策课题可能会令希盟各党出现纠纷甚至内斗,进而令它难以落实其他政治议程。

希盟是否真能带来希望?

《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家及高级通讯员Yaroslav Trofimov在其文章中引述了澳洲国立大学东南亚研究所主任John Blaxland说的一段话:“虽然我们抱有希望且相对乐观,但马来西亚政治目前处在相当危险的时期。其他处在类似发展阶段的国家,都在经历了狂喜、兴奋的时刻后陷入政治失序的漩涡中。”

《经济学人》则表示,希盟的成员党必须在支持者热情减退、感到失望之前证明它们拥有共同的理念和理想,而不只是为了推翻纳吉政权而结盟。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0514/56874/,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