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我指出中美贸易战对新加坡股市实际上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较早前新加坡股市受到的影响只是心理影响及今年1月股市升得太快而产生的调整。只要企业业绩好,股价一定得到支持。4月至5月正是企业业绩公布期,因此股价会出现支持力,理由是多数上市企业的业绩会是不错的。

劳动节过后的第一天,海峡时报指数创出10年新高,准备挑战2007年的历史高位,应验了我前阵子所说的话。海指创10年新高的同一天,星展集团(DBS Group Holdings)股价更是创出历史新高,理由是DBS公布今年第一季业绩,盈利之高也是历史纪录。DBS的香港分行第一季的盈利竟然比去年增长91%,如此升幅令人惊喜。

5月7日,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简称OCBC)也公布了今年第一季业绩,净利增幅扩大至29%,也很好。不过OCBC的股价在5月2日也已经跟随DBS的上升而上升,所以好业绩没有为5月7日开市早段的股价带来强有力的支持。但是,我依然深信新加坡的所有银行股,股价仍会再创新高,银行存贷利率的息差正在拉阔,推高银行的利润。

他口口声声说很喜欢的苹果股份只是排第二,仍然低于富国银行。巴菲特手上的金融股市值那么高,说明他目前最看重的板块是银行金融股。资讯科技股在他的名单内,也只有苹果公司排在前面

他口口声声说很喜欢的苹果股份只是排第二,仍然低于富国银行。巴菲特手上的金融股市值那么高,说明他目前最看重的板块是银行金融股。资讯科技股在他的名单内,也只有苹果公司排在前面

近日,股神巴菲特旗下的巴郡(Berkshire Hathaway)召开股东大会,巴菲特在会场讲话成为全球传媒重点报导的新闻。会上他大谈增持苹果公司股份,大大赞好苹果公司的前途,这使到在香港上市的苹果手机供应商股也由低位出现反弹。

不过,如果我们细心观察巴郡持有的股票,其中市值排在前12名的股中竟然有7只是银行金融股,包括排第一的富国银行(Wells Fargo),排第三的是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再加上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合众银行(U.S. Bancorp)、穆迪(Moody’s)、高盛(Goldman Sachs)以及纽约梅隆银行(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

他口口声声说很喜欢的苹果股份只是排第二,仍然低于富国银行。巴菲特手上的金融股市值那么高,说明他目前最看重的板块是银行金融股。资讯科技股在他的名单内,也只有苹果公司排在前面。当然,他手上的金融股市值高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过去10年,这些金融股股价狂升,从破产边缘起死回生,而巴菲特就是在2008年金融海啸最恐慌的时候入市买下大量金融股

他的眼光令人佩服,他的手法应该学习。金融是一切商业活动之母,因此2008年他不相信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之后,其他大银行也会跟着倒闭。他是最早明白“大到不能倒”的道理,预测到美国政府必然会出手救银行。当时,金融银行股股价皆已经跌至非常低的水平,巴菲特选择正确的时机,也选择正确的投资对象。现在,这些金融股股价大涨使到巴菲特身家也暴涨,成为长期的股神。

现在,马哈迪再次当首相,新马关系何去何从?有趣的是,5月14日,马来西亚股市上涨而新加坡股市下跌

现在,马哈迪再次当首相,新马关系何去何从?有趣的是,5月14日,马来西亚股市上涨而新加坡股市下跌

马来西亚全国大选,有大量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回大马投票。传统上,这批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多数是支持反对党的,他们之所以来新加坡工作,理由就是大马无法提供同等的薪酬,所以他们或多或少都对马来西亚政府不满。不过,这批人以华人为主,华人在大马人口中只占少数,真正能左右马来西亚大选的种族依然是马来族。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前,多数马来人支持巫统(UMNO),因此马来西亚的巫统长期稳定执政。但在1998年,巫统的安华(Anwar)离开巫统,另组公正党(PKR),马来人开始分裂。现在,前首相马哈迪再度出山,加入反对党阵营,成立土著团结党(PPBM),另外有伊斯兰党(PAS)、诚信党(PAN),马来人阵营变成多姿多彩,互相攻伐,华人选民成为拉拢对象

终于,马来西亚变天了,执政60年的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输了,马来西亚出现独立后首次的政党替换。但尽管变天,根深蒂固的种族政治依然难以改变。变天前,国阵成员党有UMNO、马华公会(MCA)、民政党(PGRM)以及印度国大党(MIC),全是种族挂帅的政党。

变天后,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成员党依然是种族政党。PKR与民主行动党自称多元种族,但PKR主力依然是马来族,民主行动党胜选的议员也是以华人为主。马哈迪于2016年刚刚组成的PPBM,顾名思议是另一个马来族政党。PAN代表伊斯兰,也以马来人为主。

很多年前,当新加坡仍然是马来西亚的一州之时,人民行动党参加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喊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反对马来人特权。新加坡独立后,留在马来西亚的人民行动党改名为民主行动党(DAP),“闪电”标志变成“火箭”,外面的蓝色圆圈不变,依然在争取“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反对马来人特权,并希望能够像人民行动党一样,组成多元种族的政党。但是,这么多年来,DAP在多数马来人的眼中是个华族政党。现在,DAP由反对党变成执政党,有没有能力改变“马来人特权”的政策是一项大考验。

马哈迪当首相时(1981至2003年),每逢马来西亚大选,新加坡就成了大马执政党候选人攻击的对象,他说:“生活在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多幸福,可以享受各种各样的优惠、优先权……新加坡的马来人就没有这些特权。”现在,马哈迪再次当首相,新马关系何去何从?有趣的是,5月14日,马来西亚股市上涨而新加坡股市下跌。

相关文章:

大马新政府把消费税降至零,那么预算案的钱将从哪里来?

截至5月14日,美股连升8个交易日,道琼斯指数已经逼近25,000点。25,000点的水平就是在今年年初,特朗普很高兴地宣布说美股急升都是他的功劳、不要忘记。特朗普是希望看到股市向上的。

数天前,金正恩在会见特朗普之前去见习近平。这是习近平的高招,目的是让特朗普知道,中国才是主宰朝鲜半岛的最重要角色。显然特朗普是看明白了,他是聪明人,马上在推特发表他正与习近平商讨挽救中兴通讯(0763)的事,让了一步以示好。习近平、特朗普、金正恩三人都是绝顶聪明的人,聪明人过招,不必明言,一些小小的动作人人都明白。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0522/57016/,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