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Edward Luce与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进行了专访,这名国际关系专家在访谈中说了这番话:

“我认为,特朗普可能是那些在历史上偶然会出现的人物,这些人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迫使一个时代放弃旧有的伪装(old pretences)。这未必表示特朗普知道这一点,或者他正在考虑任何绝佳的替代方案。这可能只是意外。“

贸易战带来的威胁

特朗普目前的主要活动是发动贸易战。《金融时报》在最近的一篇评论中,就列出了贸易战带来的四大威胁:

一、贸易战可能越演越烈: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无法以正常的政策解决,但其他国家不太能够搞清楚特朗普究竟想要什么,也不太可能乖乖就范,贸易战会如何收场,结果难以预料。

二、保护主义会扩散:美国对中国货品征税,中国货品就必须另觅出路。其他高收入国家也可能跟美国一样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三、地缘政治风险提高:法国经济学家Frederic Bastiat说过:“当货物无法跨越国境,士兵就会跨越国境。“(When goods don’t cross borders, soldiers will)回顾历史,当国与国之间无法顺利解决贸易争端,就会诉诸武力。

四、商业投资活动将受影响:贸易战全面开打,将令全球经济前景变得不明朗,企业的投资活动将减少,依赖外贸的开放经济体将首当其冲。

长期的政治风险

如果基辛格的判断正确,即我们正处在一个时代交接的时刻,那市场面对的政治风险将提高。

当前的局面,其实都是全球化和贫富差距扩大带来的结果,接下来的形势会如何演变呢?

Edward Luce在其著作《西方自由主义的式微》(The Retreat of Western Liberalism)中说:“当今世界,每个心中有怨气的人,他们掌上(的电子设备)的运算能力,远超将阿波罗14号送上太空的电脑……维多利亚时代的精英愿意让更多人拥有投票权以换取社会和平,因为这符合经济需要。我们这个时代的精英这回准备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0723/58679/,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