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大师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认为,关税和保护主义会使国家竞争和敌对,而自由贸易能促进国际间的合作,减少敌对竞争。

如今,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威胁、关税和制裁的方式“打贸易战”,经济学者Mohamed El-Erian认为,从博弈理论的角度来看,特朗普是在“以“不合作”的方式“玩”一场本质上需要合作的游戏。

正反两面理论

根据经济学家李嘉图(David Ricardo)提出的“比较优势”(comparative advantage)的概念,每个国家会有不同的优势和条件,所以各国能够通过自由贸易互惠互利,而征收关税只会令缺乏竞争力的商家和工人受惠。

但其他经济学家如李斯特(Friedrich List)和张夏准(Ha-Joon Chang)却认为,发展中国家在发展一些“稚嫩产业”(infant industry)时,难免要采取征收关税等保护主义政策,这样才能推动经济转型。

理论上,发达国家的消费者会因为自由贸易而受惠,因为他们能买到较便宜的货品,而发展中国家和落后国家则倾向于采取保护政策,以确保一些行业能发展起来。

世界变了

联合国贸发会全球化与发展战略司司长莱特(Richard Kozul-Wright)说:“发展中国家过去一直说全面自由贸易对它们不利,如今发达国家也这样说了。”

《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Rana Foroohar在其最近一篇文章中指出,如今在发达国家,每三个人中仅有一人认为贸易会使工资增加。究其原因,自由贸易会令一些人受惠(大企业),但肯定也会有人沦为输家。

《金融时报》的另一名专栏作家Martin Sandbu指出,“输家的反扑”始于2016年,具代表性的事件是英国脱欧公投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他认为,各国将出现两极化的现象,反对全球化阵营的声势会壮大,因全球化而受惠的人会害怕失去既得利益,全球化是否能继续“挺进”,就要看哪一边能得势。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1003/60492/,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