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网际网络提供数码服务的科技企业正面对不少挑战。许多国家正考虑征收数码服务税(digital services tax),而随着人们更加重视隐私和个人资料保密课题,靠利用个人资料经营数码广告(digital advertising)生意的科技企业也可能会被迫改变业务模式。

《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Rana Foroohar在其最近一篇文章中引述了苹果公司总裁库克(Tim Cook)说的一段话:“我们的个人资料,无论是日常作息还是私密讯息,正被一些企业以军事化的效率变为武器,然后用在我们身上。“

Rana Foroohar表示,谷歌(Google)和Facebook这些科技企业不断以各种奖励方法令用户逗留在它们的网站上,从而收集用户的个人资料,然后再根据这些数据精准地投放广告,赚取大量收入。

Rana Foroohar Tech Giants

这种业务模式能一直持续下去吗?

《经济学人》在最近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数码广告市场的规模达到1,110亿美元,谷歌和Facebook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7%和21%,仅占据4%市场份额的亚马逊(Amazon)也有意积极拓展数码广告业务。

但这种业务模式能一直持续下去吗?以前,电视、电台、报社和杂志社打广告,不会直接收集到观众和读者那么多个人资料。

如今,我们看到的广告几乎是“自找的”。我们主动交出个人资料,然后看到了别人要我们看的广告,结果一些人用了我们的数据赚大钱。这样的情况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相关文章:如果Facebook要收费……

如果Facebook要收费……?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1031/61243/,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