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开打,特朗普在选前表示共和党可能输掉众议院,所以在选前努力拉票,催谷共和党选情。

这回的中期选举之所以重要,原因在于它形同一场支持或反对特朗普的公投。而如果民主党掌控国会,特朗普可能会面对弹劾。

《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Rana Foroohar则认为,在美国社会严重分裂之下,这回的中期选举俨然是工人阶级的白人共和党支持者以及高学历女性民主党支持者之间的对决。

联储局主席必定中枪?

无论共和党赢还是输,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应该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如果共和党胜,特朗普可能会说他实行的政策已经奏效,并且获人民认同和支持,鲍威尔应该听话,不要继续加息。

如果民主党胜,特朗普则可能会将问题归咎于鲍威尔,指责他不听话,影响其政策带来的效果。

明年应放慢加息步伐?

为了自己的官位,也为了美国经济,鲍威尔或许应该在明年放慢加息的步伐。

美国前财长桑默斯(Larry Summers)在其最近一篇文章中指出,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一般会滞后一年或以上(即现行货币政策的影响要在一年后才显现出来),而联储局到了明年可能加息加太快、加过度,导致经济衰退。

桑默斯表示,在过去五十年内,每当联储局连续加息,随之而来的总是经济衰退。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1107/61413/,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