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不到一年前,我们报道了起重机供应商达丰控股(Tat Hong Holdings)!较早前,我们在另一篇报道告诉大家我们如何发现若炜设计(Nobel Design Holdings)被私有化。

至于达丰控股怎样被发现,详细报道可以点击这里

在黄氏家族及渣打私募基金(Standard Chartered Private Equity)提出以每股0.55元把达丰控股私有化后,达丰控股在2018年7月20日除牌。当我们在2017年11月为大家报道这只股时,它只是以每股0.45元交易,在大约6个月多后,我们帮读者赚到每股0.10元或22.22%!

我们是怎样办到的?一次可以说是侥幸,但接着我们不只两次及甚至更多此发现类似的情况,不是吗? 我们想与大家分享这个方法。想学习的朋友,请齐来参与在2018年11月24日上午9时至下午1时举行的一个免费活动。如有兴趣,点击这里登记!座位只得50个,为免向隅,请马上行动!

有关我们在2017年11月29日对达丰控股的报道,内容如下:

SI 研究: 达丰控股是否一只被低估的实力股?

起重机对建筑业及人类文化发展来说都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根据记载,人类发明的第一个起重机大约是在2500年前。在希腊庙宇的石块中,考古学家发现管吊装夹具及起重爪的明显割口。这些远在公元前515年的割口成为了现代起重机的模型。

今时今日,我们用来建筑高楼大厦的现代起重机已经出现很大变化,现在的起重机是用内燃机或电力来推动,与过往用人力推动截然不同。 不过,尽管科技发达,这些现代起重机所利用的力学原理与几千年前的发明并没有分别。

在过去两周,起重机业备受媒体关注,因为新加坡渣打私募股权(Standard Chartered Private Equity,以下简称SCPE)为收购起重机供应商达丰控股(Tat Hong Holdings)的股票而提出无法律约束力的献议。 据报道,SCPE可能以每股0.50元的建议收购价来收购达丰控股的29%股权。SCPE所作的献议价与目前达丰每股0.45元交易价相比,每股高出0.05元。

SCPE建议中的潜在交易意味着渣打银行的私募股权投资子公司认为达丰的估值是高于每股0.50元(它需要留一些涨升空间给自己,对吗?)。那么,达丰是否一只被低估了的实力股?

以吨位而言,确实是“重量级”股

达丰控股在1957年成立,渐渐成为了全球最大型起重机租赁公司之一。目前,达丰的起重机队包含了超过1,500具履带式起重机、移动式起重机及塔式起重机,重量由50公吨以下至1,600公吨不等。

《国际起重机杂志》在2016年所作的一个调查指出,达丰是一家真正的重量级公司,以总吨位而言,它是全球第八大及亚太区最大的起重机租赁公司。其在中国的塔式起重机队伍是第二大。

由于新加坡的面积不大,这样大规模的起重机阵容自然用不着,因此达丰的足迹遍及澳洲、中国、马来西亚、泰国、香港及印尼。它所参与的知名项目包括港珠澳大橋;福建宁德核电站及位于上海的国家会展中心。

财务表现每况愈下

尽管达丰的发迹故事令人鼓舞,但公司近期的财务表现有点失色,因此令其估值维持在低水平。从2013年初至2017年11月,达丰的股价从大约每股1.6元高位下跌至每股只得0.45元。

集团的财务表现也在FY13达到高峰,报收入为8亿3,690万元及净利为7,040万元。自此之后,其营业额及盈利开始走下坡,甚至在过去两个财政年度蒙受大幅亏损。

在最新的FY17业绩里,达丰的收入大概只是以往取得的一半,为4亿 5,830万元;并蒙3,800万元净亏损。不足为奇的是,集团日益恶化的财务表现刚好碰上其主要市场(像澳洲及中国)的建筑活动进入收缩期,后者是因为商品价格暴跌。FY17的履带式/移动式起重机的利用率只得56%,而塔式起重机的利用率为76%。

1H18的业绩持续疲弱:相比1H17,收入提高7.1%至2亿4,260万元,但毛利下跌4.5%至6,610万元。毛利率从30.5%下跌至27.2%,原因是塔式起重机租赁及其分销部门的价格备受压力。

令人担忧的是达丰在中国的塔式起重机租赁业务。在1H18,尽管塔式起重机租赁部门的贡献上升9.5%至5,470万元,但这个照理来说是快速增长的业务可能只是受到租金降低的支持。因此,如果建筑活动因为中国的贷款过高及房屋市场过热而放缓,问题可能变得更严重。

乐观展望

达丰最新公布的1H18业绩不尽是坏消息。其中一个好消息是,集团在过去两年把起重机的规模缩小及精简,因此减值开支季比减低,而我们预期全年的减值开支不会像FY17那样庞大(但我们不可以完全把可能性排除)。

与此同时,集团的业务不断带来现金,就算是在蒙亏的年度。事实上,自达丰在2000年上市后, 集团的营运活动一直带来现金。集团的债务自FY14起逐渐减低,从6亿4,500万元减少至1H18的4亿2,070万元,而在同一时间,其现金储备从5,860万元翻倍至1亿零720万元。

因此,达丰的总负债股本比下跌至一个比较可处理的水平,从FY14的88.6%减低至1H18的68.4%。相应地,利息开支也开始减低,因此日后的盈利所受到的压力应会减少。

达丰也面对不少商机。举个例子,集团可以倚仗其建立起的足印,参与大型的基建项目,而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东南亚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前景也很巨大,这对达丰来说自然是好事。

以每股0.45元来算,达丰是以0.58倍股价与账面值比 (P/B)交易,或者是其账面值折扣稍微高于40%。相比之下,SCPE的0.50元献议价意味着其P/B为0.65倍,或者是其账面值折扣35%。直觉上认为,目前的股价意味着市场可能没有把达丰可以捕捉到的商机包含在内。

话虽如此,精简起重机队伍的规模及资产的部署对达丰是否可以转亏回盈及捕捉商机可能是至为重要的抉择。不过,由于集团在管理起重机业务方面经验丰富,因此不难理解其业务最终将会出现转机。以目前的估值而言,有耐性的投资者可能觉得达丰是宝。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1108/61287/,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