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避免债权人申请把公司清盘,满目疮痍的凯发(Hyflux (600))为解决债务问题四处奔波。正当未有着落之际,终于一个财团SM Investments Pte Ltd (以下简称SMI)伸出了总值5亿3,000万元的“援手”。

该财团是由印尼三林集团(Salim Group)及印尼Medco Group组成。三林是知名印尼大亨林逢生的家族生意,Medco则是一家综合能源与天然资源企业,也是通过West Natuna输送管系统供应气体给新加坡的商家。

陷入窘境

新加坡企业凯发成立于1989年,其创办人是出生于马来西亚的企业家林爱莲。公司在2001年1月在新交所挂牌上市时的市值只有5,000万元多一点,但后来公司在海内外大肆进行拓展行动。

然而,这些扩充营运的大动作令公司债台高筑。今年(2018年) 5月,公司宣布将在司法监督下进行重组,并在6月取得一份为期6个月的债务暂停令。

公司也通过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IAS)举办的会议与票据持有人及股东会面,通知他们关于债务重组计划的最新消息。之后SIAS为凯发008、009及010系列债券(将于今、明年到期)的持有者成立了一个非正式的委员会,好让公司在重组期间能更轻易地与这些票据持有人进行沟通。

在10月初,公司透露它正与两个潜在的策略性投资者进行深入的协商,结果在10月18日公布上述财团SMI所给予的资金援助。

融资配套

SMI将给予公司的援助结合了贷款及股本。SMI将为公司注资4亿元,并将在公司解决所有债务后,取得公司的60%股份。SMI也将发放给公司一笔1亿3,000万元的股东贷款,以及一笔在‘欠债人持有资产(DIP)’形式下的3,000万元贷款,以协助公司完成重组计划。

公司在其新交所通告中指出,这项交易仍有待新交所批准,以及证券业委员会(Securities Industry Council)确认交易形式并非全面收购公司的行动。公司将必须召开股东特别大会来征求股东的同意。此外,公司也必须获得公用事业局(PUB)、国家环境局(NEA)以及能源市场管理局(EMA)等政府机关的批准。

股东及票据持有人

如果融资配套得以在司法监督过程下获得批准,公司目前的最大股东林爱莲将放弃其在公司的控制权。至于小股东、票据持有人、永久和优先股持有人,他们将持续面对未知数,由于必须经过重重批准的融资配套将何时得以完成仍不得而知。

根据《商业时报》10月19日的一份报导,凯发在今年6月的银行贷款总额约为18亿元,欠下的票据总值2亿6,500万元,永久和优先股总值9亿元。

大泉海水淡化厂

《商业时报》在今年10月报导,胜科工业(Sembcorp Industries (U96))是公司旗下大泉(Tuaspring)项目的唯一投标者。大泉是公司在新加坡的主要资产之一。不过,根据知情人士,胜科工业提出的收购价低于大泉截至今年3月的15亿元账面值,因此不足以清偿项目主要债权人马来亚银行(Malayan Banking)所发放的5亿1,840万元贷款(于今年10月29日到期)。

公司的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大泉被列为待售资产。按会计标准,待售资产的价值为其现存价值(carrying value),或者是其合理值扣除出售成本后的金额。公司也另外在‘已结业业务’栏目下报告大泉的财务资料。截至FY17,大泉蒙受8,190万元的营运亏损,不过比FY16的1亿1,450万元减少了。

同一则新闻报导也提及,吉宝企业(Keppel Corp (BN4))本也有意收购大泉,但到了10月1日的投标截止日期也没有提交具有约束力的标书。据悉,唯有胜科企业及吉宝企业两家机构获得公用事业局批准,可对大泉的详细信息作出深入研究。

当被问及马来亚银行贷款一事将何去何从时,林爱莲表示,公司与马来亚银行仍在磋商中,如果重组计划取得成功,公司将无须出售更多资产。

前路何方?

获得SMI的融资配套让公司在解决债务问题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了一步。不过,公司股东手上股票将被稀释至什么程度仍然令人关注。与此同时,票据持有人能否取回投资仍然是个未知数。

值得留意的是,10月18日的新交所通告表示,来自融资配套的资金将用于偿还无担保债务、优先股、永久证券、待定债务(contingent debt)和贸易债款,以及用来充当营运资本。通告并没有提及关于偿还有担保债务的事宜,也没有提及公司将如何解决与其他利害关系人士之间的财务事项。

相关文章:3个可保护投资组合的防御策略

SI 研究: 3个可保护投资组合的防御策略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1108/61407/,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