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储备局在本月召开会议后将联邦基金利率调高0.25个百分点至2.25%至2.5%,这是当局自2015年12月以来第九次加息。美联储预示它只会在明年加息两次,而它将2019年的美国经济增长预测数字调低至2.3%。

联储局调低经济增长预测,同时也减少明年加息的次数,似乎预示着美国的经济增长动力将会减弱。实际情况究竟会如何呢?

全球各地经济增长同步减低?

宏利资产管理(Manulife Asset Management)的全球首席经济分析师Megan Greene在其发布于《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全球各地经济可能会在2019年同步放缓,原因美国的贸易政策不明朗及财政政策的作用将减退、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在2017年下半年已见顶、中国经济可能会因为贸易战而遭受打击。

她也表示,若各地经济同步放缓,应该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因为各主要经济体都逐步停止实行用来刺激经济增长的货币或经济政策、生产力增长并未大幅提高、人力供应也没有增加,而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似乎都担心全球经济将放缓。

熊市会到来?

《2019年股票交易员年鉴》的其中一位作者Jeffrey A. Hirsch指出,一般而言,在美国举行总统大选的之前一年,美国股市的表现都会较为不错。自1971年以来,道琼斯工商指数在“四年周期”的第三年平均上升15%,标准普尔500指数则平均上升15.4%。

但他预测,美国持续增加的债务和赤字,预料会在2019年令美国经济和股市受压,美国经济可能会放缓或甚至陷入衰退,进而“唤醒”休眠已久的熊。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1221/62544/,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