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航工程(SIA Engineering Company)的股价在2018年12月21日跌至10年低位,收报在2.28元,这个低位上次是出现在2009年5月次贷危机期间。在过去5年多来,集团的市值减少了超过55.9%,由于其股价从2013年5月的5.17元高位暴跌至目前的水平。

新航工程为航空公司和飞机设备制造商提供的飞机维护与大修(MRO)服务成为其重要的业务优势,因此,曾一度让它备受投资者追捧。飞机在起飞前需要进行定期及严格的检查来证明它适合飞航(airworthiness certification)。此外,新航工程的母公司是新航(Singapore Airlines),因此,新航旗下所有飞机都是由新航工程进行维修,后者通常占了其综合收入大约一半。那么,为什么这只股不再受市场追捧,让其股价近期显得疲弱?

行业逆风

飞机MRO领域最近几年出现了一些结构上的改变。首先,新一代的飞机目前需要的维修频率减低,因为这些飞机在制造过程中采用了多项先进科技,而机身及飞机内部也是用了合成材料。

此外,廉航机队的增长在业内是最快速,而它们的业务策略是把在机库的维修时间尽量减到最低;因为大量的维修工作在飞机依然服役期间进行。

还有,多家航空公司把它们的MRO部门扩充,再加上原设备制造商(OEM)试图取得更大部分的售后服务市场,令MRO行业的竞争加剧。因此,现有商家不断面对更大的成本压力及毛利缩减的情况。

明显地,新航工程同样受到上述提到的业内趋势影响。在过去五年,集团的收入以负1.8%年复合增长率(CAGR)缩减至FY18的11亿元。相应地,净利也在同一期间每年下跌8.8%至1亿8,410万元。

SIA engineering A

SIA engineering B

财务状况及基本面

新航工程最新公布的1H19业绩显示其营运继续受压,营业额下跌7%至5亿零900万元,归咎于机身维修及机队管理收入减少。然而,净利增长4.2%至7,850万元,由于来自合资及联号的贡献增加。

我们注意到从营运而来的现金减少,由于受到不利的营运资本流动影响。幸好,新航工程的资产负债表依然稳健,并处于净现金状况。截至2018年9月30日,集团的现金盈余为4亿5,500万元,而贷款为2,090万元,因此集团总共持有4亿3,410万元净现金。

明天可能会更好

集团的中期增长依然会遇到不少挑战,不过业内也有不少因素是对集团有利。举个例子,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预测,在未来10年,商业飞机的增长将维持在3%至4%,由于亚太区的中产阶级冒升及机场基建发展将为未来20年的航空搭客飙升至78亿人次带来支持。

新加坡樟宜机场是全球第18个最繁忙的机场,后者是以其在2017年处理6,220万搭客计算。随着第四搭客大厦在2017年10月启动,樟宜机场每年可处理的搭客量增添1,600万人次,让其去年的总处理量提高至8,500万人次。随着第五搭客大厦正在兴建中,这个数字在2020年代后期将会进一步增加至1亿3,500万人次。

作为新加坡的大型飞机MRO服务商家,并拥有主导地位,新航工程将可从这个趋势中受惠。事实上,随着樟宜机场的来往航班增加,集团在FY18总共为14万6,687 班航机提供服务,比上一个年度增加3.7%。

估值

新航工程在2018年12月收报在2.28元。基于1H19的每股盈利为0.0702元及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每股净资产值为1.327元,集团的本益比及股价与账面值比分别为16.2倍及1.7倍。

我们特别欣赏新航工程在股价受压中,获益率依然增加。虽然集团把其FY19中期股息从去年同期的0.04元减少至0.03元,但假设集团维持其终期股息为每股0.09元,基于目前的价位,其股息获益率将会是十分诱人的5.3%。

相关文章:

圣诞鬼精灵又来吓唬海指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81231/62689/,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