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Hyflux (600))陷入窘境。笔者作为凯发的累积优先股(cumulative preference shares)持有人之一,得以出席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IAS)与凯发在今年(2019年) 1月18日联合召开的一场大会。以下为大会的扼要内容。

出席者的反应

大会出席率甚高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许多公司证券的持有人皆受到困扰。他们希望能了解一下,自印尼三林集团(Salim Group)及印尼Medco Group在去年10月获凯发董事会选定为战略股东,以协助公司进行重组后,至今有何进展?

尽管许多股东表示对此十分懊恼,但也有不少人对公司最终能从窘境中恢复过来抱着一线希望。不过,多数股东对公司创办人暨主席林爱莲小姐继续留在董事会表示不满。

林小姐在大会的出现似乎引起大部份出席者的恼怒。不过,当林小姐表示她不再拥有凯发的控制权时,这些股东还算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随着三林及Medco所组财团SM Investments Pte Ltd (以下简称SMI)成为凯发的战略投资者,这其实意味着公司已被“接管”。

来龙去脉

于2011年4月13日,凯发以每股1.00元公开发售一批总值高达2亿元的A级累积优先股(6%股息、不可转换、无投票权),以为公司在中东一个水处理厂的建筑工程融资。

根据招股条款书,这批A级累积优先股属于永久性,并将每半年派息一次。此外,如果持有人没有在去年4月25日赎回这些股票,接下来每年的派息将从原来的6%提高至最高达8%。当时这批优先股也获得批准成为中央公积金(CPF)投资计划的投资选择之一。

到了去年5月22日,公司及其五家子公司突然宣布申请司法保护,以重组庞大债务。当时,公司获得为期六个月的偿债延缓保护,之后保护令获得进一步延长。

根据《商业时报》去年10月19日的一份报导,凯发在去年6月的银行贷款总额约为18亿元,欠下的票据总值2亿6,500万元,永久和优先股总值9亿元。

相关文章:凯发的债务问题解决了吗?

SMI成为战略投资者

在1月18日的大会上,凯发管理层大致解说了甄选战略投资者的过程。约有16个机构有意成为公司战略投资者,包括中国大陆企业、东南亚集团、欧美战略投资者,以及私募基金。

管理层表示,这些有意者提出的总投资额(股本及股东贷款)介于4亿元至6亿元之间,属于股本的部份介于2亿5,000万元至4亿3,200万元,相等于约51%到86.4%的股份。

公司董事会经过仔细评估后,决定接受SMI的建议。SMI的建议条款如下:

图1。来源:凯发汇报(2019年1月18日)

图1。来源:凯发汇报(2019年1月18日)

SMI的总投资额为5亿3,000万元,包含4亿元的股本(60%股份)及1亿3,000万元的股东贷款。这不包括一笔在‘欠债人持有资产(DIP)’形式下的3,000万元贷款,以备不时之需,因此公司未必会动用这笔贷款。

这项重组配套必须通过司法允许的计划来全数偿还相关的无担保债务、债券(永久证券及优先股)、待定债务及贸易债务。公司也必须获得各个有关当局的批准,并且在定于3月底召开的股东特别大会上,征求股东批准。

最坏打算——清盘

凯发可能面对的最坏情况是,其证券持有人表决让公司清盘,管理层也提出了一旦这个情况出现时的潜在后果。

根据公司管理层,清盘程序将涉及约120个机构及整个集团内错综复杂的账目结算。管理层的假设之一是,核心业务工程、采购与建筑(EPC)设计业务将停止营运,而许多其他机构将被排除在清盘程序之外。

这些资产许多是位于岸外,而项目资产是由金融机构、股东协议及承购协议作为担保。管理层也假设,一旦进行清盘,实际索偿额可能会比预估来得高,因而形成待定索偿额。

清盘程序下的资本结构

图2。来源:凯发汇报(2019年1月18日)

图2。来源:凯发汇报(2019年1月18日)

根据图2中的汇报截图,单单是待定(contingent)债务便可能高达9亿1,500万元,高于总值9亿元的次级无担保(subordinated unsecured)债务,即永久证券和优先股。

这样一来,从图3我们可看到,永久证券及优先股持有人将完全血本无归,而高级无担保(senior unsecured)证券持有人或许还能取回一些本金。

图3。来源:凯发汇报(2019年1月18日)

图3。来源:凯发汇报(2019年1月18日)

出售大泉(Tuaspring)海水淡化厂

截至去年11月初,脱售大泉的事项仍未落实,而大泉拖欠其主要债权人马来亚银行(Malayan Banking)的贷款为5亿1,840万元。根据知情人士,该贷款是于去年10月29日到期。

在这次的大会上,公司并没有透露SMI是否将向马来亚银行把大泉收购过来。公司也没有透露,除了吉宝企业(Keppel Corporation (BN4))及胜科工业(Sembcorp Industries (U96))外,还有哪些其他潜在买家提出有意收购大泉,并将负责清偿大泉拖欠马来亚银行的贷款?

凯发的律师暨财务顾问德尊律师事务所(Drew & Napier)亦承认,自公司在去年首次召开这类大会以来,并没有任何潜在买家现身提出有意收购大泉。

笔者留意到,许多债券持有人对SMI的意图置疑。SMI将持有的凯发股份仅仅为60%,并且没有明确的承诺将把大泉拖欠马来亚银行的贷款承担下来。笔者认为,许多证券持有人对此感到失望。另一方面,许多市场观察人士都强调,如果要凯发整个集团从窘境中解脱出来,解决大泉债款势在必行。

图4为凯发接下来的时间表。管理层指出,公司股票或会在今年4月之后恢复交易,但仍有赖于整个重组过程得以完成,以及管理层能在4月结束前达成的目标。延长6个月的司法保护令到时也将期满。

图4。来源:凯发汇报(2019年1月18日)

图4。来源:凯发汇报(2019年1月18日)

投资者何去何从?

虽然SMI获凯发选定为战略投资者,但令许多其他投资者不解的是,SMI并没有选择全面收购凯发,也不承担大泉的债务。此外,管理层在大会上暗示,重组计划或将结合股本及现金,但大部份将包含额外发行的股本。投资者对此举或将大幅稀释既有股本而有所疑虑。

凯发管理层也强调,公司的重组计划不能与陷入窘境的油气业者毅之安(Ezion Holdings (5ME))相提并论。毅之安达成的是债务延期计划,但凯发的待定债务是与其EPC业务的项目付款挂钩。这类项目付款被视为长期债务,付款日期是无法延长的。

无论如何,笔者认为,许多证券持有人并不相信凯发管理层已对所有潜在的重组方式进行过探讨。公司主席林爱莲恳请大家接受重组计划的举动将决定凯发最终的命运。然而,在目前疑点一箩筐的情况下,或许凯发的证券持有人会要求公司作出更有公信力的计划。预期最终敲定的重组计划将在2月中旬公布。

活动介绍

50008754_2156709114367618_6811285405187440640_o

熊市求生,明灯指路

详情可致电+65 6745 8733或+65 8622 6396,或发电邮至seminar@sharesinv.com查询。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131/63452/,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