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很多新加坡人都爱逛淡滨尼零售园(Tampines Retail Park),原因可能很多,但主要吸引力肯定是来自3间大型商店,分别是宜家(IKEA)、巨人霸级超市(Giant Hypermart)及阁室亚洲(Courts Asia)。我爱逛这个地方是因为宜家咖啡店售卖的鸡翅膀,之前的味道不错;阁室亚洲在二楼零售空间提供的咖啡十分香浓;还有就是到巨人霸级超市买日常用品。

我还是会再逛这个地方,但可能不会光顾阁室亚洲,原因是:欺骗我们一次,觉得你可耻。欺骗两次,就只能怪自己!

原因为何?

FoolMeTwice

只会一招!

如果你有留意新交所网站的公告,你可能知道阁室亚洲以每股0.205元被日本家电企业野岛(Nojima Coproation)收购,收购价比其在1月17日的最后每股0.152元交易价高出许多。哗!很大手笔!

但不要忘记,阁室亚洲的股价从1.175元高位一直下跌至2018年大约0.30元后,再暴跌至0.152元!股价大幅下滑自然是归咎于来自电子商贸的竞争。且慢!阁室亚洲不是拥有自身的电子商贸网站吗?

似乎没有人责怪其大股东出手包庇这个亏本生意。不过,由亚洲零售集团(Asia Retail Group,ARG)拥有的新加坡零售集团(Singapore Retail Group,SRG)所使用的包庇手段令留在投资者嘴巴的苦涩味道,事实上可能比黑咖啡更苦!

这是SRG第二次使用这个伎俩,米已成炊!

追溯旧事

CourtsAsia

阁室新加坡(旧名字)在2007年以0.55元(比最后交易价只高1分)从新交所除牌,这是给予小股东的献购价,后者占了总股权不到10%。当时最为人震惊的是,献购价比其FY08的0.7057元净资产值(NAV)低许多,也比其在之前一年提出以0.645元买入它未拥有的45.84%股权的价位为低。提出收购献议的是谁?就是霸菱亚洲投资基金(Baring Private Equity Asia)瑭明资本管理(Topaz Investment)。这个由霸菱带领的实体以合共8,400万元把阁室新加坡及阁室马来西亚私有化。

在2012年,这个合并实体,即我们现在所熟知的阁室亚洲以1亿3,700万元巨额(相对除牌时的8,400万元价格)再次向投资者招股。以5年时间把这个家具零售商整顿好,并且有5,300万元收益,不错吧?

在2019年,SRG现在把3亿8,200万股或73.8%股权以每股0.205元或7,831万元出售给野岛。在12年内,SRG把阁室“买入卖出”便可坐享1亿3,131万元

少数股东怎办?

在2007年,大股东已经公然漠视小股东的权益,因为它提出的最后献购价比最初的献购价为低,并且大幅度低于公司的净资产值。

在2019年,同样的大股东故技重施,把阁室亚洲贱卖!献购价为0.205元,对比其1H19的净资产值为0.373元!

而为什么我们听不到有一些组织、机构或活跃分子为这次事件大呼不公?

如果你希望献购价何以提高,机会微乎其微,因为SRG在2007年以更低的献购价把阁室除牌。不过,这次出价的不是SRG,而是一家日本公司。因此,献购价可能有一线机会提高。可是,这个献购是适逢在多年低位期间执行,要多高才可令小股东释怀?

况且,在SRG接受野岛的献购,并承诺不接受第三方的献议后,已经没有机会出现另一个争夺阁室亚洲的竞标者。

十分可疑! 不公平交易?

相关文章:

SI 研究: 富裕集团- 严峻市场中的优良企业?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222/6384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