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部份新加坡人对星狮集团(Fraser & Neave,以下简称星狮)不会陌生,它可能是本地历史最悠久的企业之一,因为它是在1883年由John Fraser 及David Chalmers Neave创办。

创办人起初只是成立一家印刷厂,后来他们成为在东南亚售卖汽水的先锋。几十年来,星狮为消费者提供不同种类的饮品及乳制品,今时今日,许多本地家庭仍在享用这些美味产品。

根据雅虎财经提供的历来数据,在全盛时期,这只股(把所有分割调整在内后)在2013年曾升高至每股9.60元。星狮把其在亚太酿酒厂(Asia Pacific Breweries)的股权脱售后,把每股3.70元资本归还给股东。之后,在同一年内,集团把其产业子公司星狮地产(Frasers Centrepoint,以下简称FCL)分拆,而股东每持有一股星狮股票可以获得两股FCL股票来代替股息。每股FCL股票当时的账面值为2.04元。在计算扣减资本及以股代息后,星狮股票理论上的余值大约为1.82元。

不过,自从星狮在2014年回归于饮品及乳制品业务后,其股价表现欠缺光彩。在截稿时,这只股是以每股1.78元交易。

在深入探讨其最新公布的1Q19业绩后,我们注意到一些好转的迹象,并认为市场还未有发觉深藏于这只股的价值。本文将说明投资者应重新审视这只股的3个理由。

转机出现

F&N A

星狮最近公布的1Q19业绩终于显露其营运上出现好转的迹象。在最新公布的业绩里,星狮报1Q19收入为4亿6,440万元,而净利为3,790万元。虽然收入平稳,但盈利跳升47.5%,而息税折旧及摊销前盈利(EBITDA)率从上一个同期的14.2%提高至1Q19的18.7%。

营运表现改善主要是来自星狮的乳制品部门,后者增加了在越南联号Vinamilk的股权。此外,星狮在泰国的乳制品业务也开始提升,在扩大分销覆盖面后,其出口至中南半岛的销售录得双位数增长,而在泰国本土的销售也在成功执行品牌忠诚计划后有所增加。

饮品业务方面,收入增加7.6%,由于在2019农历新年期间及早积极进行促销活动。尽管如此,盈利减弱,而这个部门蒙受轻微的20万元营运亏损,原因是缅甸的Emerald Brewery酿酒厂蒙营运前成本及整体材料和制造成本增加。目前仍在建筑中的缅甸酿酒厂预计在2019年尾开始大量生产。

无论如何,我们认为集团向新兴市场进军的策略应会在未来获得不错的回报,由于竞争较少。毕竟,星狮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成功也是在竞争加剧之前取得先机。

以低于账面值交易

星狮的另一个特性在于其强劲的资产负债表。截至1Q19,星狮拥有2亿5,490万元现金与银行余款,而在银行的定期存款达到7,260万元。总的来说,其现金与现金等值物合共为3亿2,650万元。

与此同时,其总债务达到6亿6,220万元,意味着星狮处于3亿3,570万元净负债状况。相对29亿元股东权益,集团的净负债股本比为11.7%,对星狮来说应是一个应付裕如的情况。

短期而言,其总债务中的1亿6,940万元在一年内需要清还。在一个快速流通消费品业务里,快速销售可帮助星狮产生正面现金流。由于1Q19的盈利力向好,从营运而来的净现金提高至3,250万元。假设在未来季度没有出现大额资本开支,管理层在偿还债务方面应没有问题,不会令其现金大量削减。
与此同时,以目前的每股1.78元计算,市场给予星狮的市值为26亿元,相对其账面值为29亿元。以每股计算,这只股是以0.9倍股价与账面值交易,或者是折扣了10%。

估值并不苛求

随着星狮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核心市场的表现稳定及泰国市场取得增长,我们认为星狮的管理层在FY19将维持派发每股0.045元股息。假设星狮的盈利在未来三个季度维持稳定,这相等于把其1亿5,200万元盈利的大约40%派作股息。以目前股价计算,这只股的潜在股息获益率大约为2.5%。

与此同时,基于过去12个月盈利,星狮目前是以19.2倍本益比在交易,有趣的是,集团的马来西亚子公司花莎尼控股(Fraser & Neave Holdings) 目前是以较高的32倍本益比在交易,这不禁令我们猜测,是不是本地投资者一直对星狮没有多加留意。

相关文章

SI 研究: 现在是趁低吸纳万德国际的好时机?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321/6438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