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储备局在本月召开会议后,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2.25%至2.5%。另外,联储局官员预计今年不会加息,明年可能加息一次,今年9月会停止“缩表”。

理论上,当经济过热,中央银行就会持续加息,为经济降温。当中央银行停止加息,可能是它认为任务已经达成,或者经济开始冷却了。

究竟鲍威尔不加息,是屈服于“老板”特朗普的压力,还是有其他原因呢?本文汇整了《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的报导提到的各方观点: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Grep Ip:

如果联储局的货币政策已经算“归于正常”,那人们就应该担心了,因为当经济状况再度变得不正常时,联储局就没有多少“武器”能够应对了。下一回,它最多只能减息大概2个百分点多一点,再度“印钞票”的话将令其资产规模增加。或许联储局该考虑调高通胀目标。

RSM US的首席经济分析师Joseph Brusuelas:

FOMC正尝试令经济“软着陆”,因为经济在2019年第一季急速放缓,原因包括全球经济面对多项不利因素、各类资产波动不定以及美国的贸易政策带来政策风险。

ING首席国际经济师James Knightley:

联储局会非常、非常有耐性。我们之前认为联储局仍有可能会在9月份加息,因为美国的就业市场强劲、劳工薪资上涨、中美贸易纠纷可能在接下来几个月顺利解决,这些因素会令美国经济保持增长。我们仍预计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超过2%,核心通胀率会提高至2.5%。但这些因素似乎都不足以令联储局官员采取行动,接下来的经济数据必须更强劲,才会令他们采取行动。

Charles Schwab的副主席Kully Samra:

联储局暂停加息,预示着目前的经济增长周期能跑得更久。全球经济前景不明朗和贸易关系紧张,可能是令商业信心和资本开支尚未回升的原因,(如果问题得以解决),联储局可能旋即又会加息。

Allianz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高级投资策士Charlie Ripley:

联储局倾向于保有耐性,我们解读为当前的加息周期尚未结束,但联储局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再调整政策利率。

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分析师Ian Shepherdson:

我们预计中美会再不久后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国会将在夏天增加支出,避免“财政悬崖”发生,毕竟2020年是选举年。我们仍预计联储局会在今年9月和12月加息。最终,联储局必须根据数据行事;一切都取决于工资。

Capital Economics的美国高级经济分析师Michael Pearce:

我们预计市场很快就会开始揣测联储局会在何时减息。已经有市场人士预测联储局会在2020年减息一次。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322/6441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