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德龙(Delong Holdings)的总裁及执行主席丁立国建议以每股7.00元现金自愿有条件收购这家在主板上市的中国钢铁制造商,目的是把其私有化。

根据公司通过PrimePartners Corporate Finance提交给新加坡交易所的文告显示,那时候,丁立国及其妻子赵静合共拥有德龙75.6%推定股权,而有关献购将会由德意志银行(Deustche Bank)给予的银行设施来融资。在私有化的公告中,献购者(丁立国)有意把公司除牌,并把其转变为一间全资子公司。献购者没有计划停止公司的业务。

不过,在2018年10月11日,丁立国撤回其私有化建议,由于这家中国钢铁生产商被逼把献购价提高至最少7.42元。这是因为新加坡收购守则“第17条”规定,如果相关方(在这个情况下是指由丁立国及其妻子赵静控制的投资公司Best Grace Holdings)在提出献购前的6个月以现金购入10%或以上具投票权的股票,献购者需要把献购价提高至该相关方付出的最高价格。

德龙的盈利力及盈利比率

delong1

资料来源: 财务简报;德龙的指标

基于最新的FY18(截至2018年12月31日)财务数字来看,德龙的盈利力及盈利比率与FY17相比纷纷下跌,而最大的跌幅是股本回报率(ROE)从FY17的58.1%跌至FY18的31.9%。

不过,如果以较长的时间框架来看,FY18的盈利力及盈利比率比起FY15的水平却是大幅度提高。

现金水平达致高峰

德龙整体的现金和流动资金水平从FY17的21亿人民币提高至FY18的28亿人民币。与此同时,从营运而来的净现金从32亿人民币上升至35亿人民币。

delong2

资料来源: FY18年报

债务水平也下跌

delong5

资料来源:公司的财务数字

从公司的债务水平趋势图表来看,我们观察到,公司的总负债与总股本比从FY15的169.2%高峰大幅下跌至FY18的68.4%。另一方面,利息覆盖率(即息税折旧及摊销前盈利率与利息开支比)从FY17的20.2倍高峰下跌至FY18的13倍。不过,考虑到德龙的负债情况大大缩减,利息覆盖率下降对公司来说不会构成很大压力。

估值并不苛求

根据新交所财务简报提供的数字显示,以德龙在2019年4月12日的5.48元价位计算,其总市值大约为6亿零490万元。

这家中国钢铁制造商是以1.8倍历来本益比及0.5倍股价与账面值比交易,而基于其在2018年9月26日派发的0.55元现金股息计算,其12个月的股息获益率为10%。

目前的股东架构

delong3

资料来源: 财务简报(截至12/04/2019)

公司的总裁兼执行主席丁立国依然是最大股东,总共拥有8,980万股或81.5%持股权,比其在2018年9月提出私有化献议时所持有的75.6%股权为高。

钢价走势

delong4

资料来源:世界钢价

世界钢价(World Steel Prices)的数字显示,钢价指数(由碳钢及不锈钢价格组成) 相对稳定。碳钢大约为每公吨690美元至790美元,而不锈钢大约为每吨2,500美元至2,800美元。

德龙是一只潜在私有化股吗?

基于之前在2018年9月提出的7.00元现金献购价,比起2019年4月12日的5.48元收盘价,股东享有的溢价为27.7%;如果有关献购要符合“第17条”的规定提高至7.42元,那么,股东享有的溢价为35.4%。

不过,大股东丁立国已无意提高献购价而作罢,显示他不会再次在目前更大的溢价下提出另一次的私有化献议。

话虽如此,鉴于公司的估值倍数依然相当低,因此丁立国有可能重回到私有化的谈判桌上。加上德龙的净现金水平相当高,把公司私有化的动力依然存在。可是,从丁立国去年撤回私有化献议来看,对少股东而言,接下来的任何献议只会在一个吸引力较低的水平。

如果投资者或股东想从私有化的角度来从中得益可能需要考虑多个风险,包括私有化或许不会发生,鉴于中国的经济增长达致高峰。

此外,目前的中美贸易关系引起许多不安,而贸易紧张关系升温可能令美国对从中国入口的钢铁实施惩罚性贸易措施。对德龙来说的影响会很大,因为它或许不能从中国出口钢铁。因此,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升温可能会令德龙私有化的机会减低。

相关文章:

3间持续派息超过20年的新加坡公司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423/6504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