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的战火重燃,令全球经济和股市的走势再度出现变数。多位评论人指出,中美贸易纠纷只是表象,双方其实有更深层的矛盾。

令美国不满意的六个问题

前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Robert B. Zoellick)在其刊登于《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不满意现状是基于六大问题:

一、中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没有平等互惠,美方要求中国调低关税、保护智慧财产、停止强迫技术转移、停止操纵汇率以及提供相应的营商和投资机会。

二、美国担心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会令市场竞争变得不公平。

三、美国认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目的是令中国能在科技领域称霸。

四、美国不确定“一带一路”计划的真正目的。

五、习近平放弃了“韬光养晦”的策略,公开展现中国的实力。

六、科技应该令社会更自由开放,但中国却利用科技来监控社会。

佐利克表示,上述六个问题,其实无法单靠双方达成贸易协定来解决,特朗普和美国的保守份子其实是希望双方持续对立,令中美经济脱钩,形成“新冷战”局面。

中国对美国而言是“存在威胁”?

《金融时报》的副编辑Philip Stephens在其最新的文章中指出,美国要改变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其实只是“开了第一枪”(an opening shot)。

特朗普签署了一道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外敌“(foreign adversaries)的通讯设备。“外敌”如今可能已是美国给中国的定位。Philip Stephens表示,经济问题已经与地缘政治问题结合在一起,美国政客将中国视为危险的经济对手,同时也是可能动摇其世界霸主地位的“存在威胁”(existential threat)。

中国大力发展5G网络和人工智能科技,令美国政客担心中国会把这些科技用在军事方面,进而在军事科技方面超越美国。

小国的呼声会有效果吗?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星期三在华盛顿举办的一场活动上发言时表示,美国不应将中国视为必须抑制的敌手,这两个超级强国应该进行“有建设性的竞争”(constructive competition),美国应该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让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有“更大的话语权”,两国不应持续对立,迫使其他国家“选边站”。

马来西亚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雷京(Darell Leiking)在4月份接受《金融时报》访问时也表示,作为全球两大经济体,中美两大国应该要更有责任感,不能只顾及自身利益,因为它们的决定会对其他国家带来重大影响。

究竟中美贸易战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呢?《亚洲周刊》认为,“不管谈判进程发生怎样的波折,不管双方说怎样的狠话,不管最后结局是谁赢得多或者输得多,中美肯定会继续维持‘斗而不破’的关系现状”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517/65579/,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