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两天,特朗普先与习近平会面,再与金正恩会面,并成为史上第一个踏上北朝鲜领土的美国在任总统。习特会的结果符合市场预期,即中美继续坐下再谈判,这是习近平的成功。去年,一开始的时候我已指出中国的战略就是能拖就拖,尽可能拖到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年。

相关文章:习特会之后,美元涨、黄金跌、科技股涨?

当然,特朗普也不笨,谈判重开,现有的关税依旧,只是3,250亿美元的最后一批中国产品暂不征税。这批产品实际上多是美国企业所拥有的品牌,向这批产品征税就是向美国企业征税,若非骑虎难下,特朗普也不想征税。习特会前一天,特朗普自己也担心会议无果而自己预先退一步,说征税率可以是10%而不是之前所说的25%。

全球股市早在今年6月开始回升,5月5日特朗普突然下令从5月10日开始向总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由原本的10%加到25%。但是中国不为所动,以不理不睬来应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谈判术。甚至习特会前夕,特朗普仍在加压,希望为会谈争取更好的筹码。

实际上,应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谈判术的最佳战略也的的确确是不理不睬。习近平如此做,金正恩也如此做。习近平更是“巧合”地在特朗普正式宣布竞选连任之后,马上飞到北朝鲜进行国事访问。也许习近平是以这次的访问告诉特朗普他可以协助安排第三次的“特金会”。

实际上,应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谈判术的最佳战略也的的确确是不理不睬。习近平如此做,金正恩也如此做。习近平更是“巧合”地在特朗普正式宣布竞选连任之后,马上飞到北朝鲜进行国事访问。也许习近平是以这次的访问告诉特朗普他可以协助安排第三次的“特金会”。

习近平的战略基本上是以静制动,沉着应战,准备打持久战,什么也不说,任由特朗普发动口头攻势,任由特朗普加税,让事实来证明关税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两败俱伤对特朗普来说是2020年竞选连任选票流失。美国投资者深深明白这个道理,因此股市可以在习特会未正式召开前创新高,预早反映这个好消息。

实际上,应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谈判术的最佳战略也的的确确是不理不睬。习近平如此做,金正恩也如此做。习近平更是“巧合”地在特朗普正式宣布竞选连任之后,马上飞到北朝鲜进行国事访问。也许习近平是以这次的访问告诉特朗普他可以协助安排第三次的“特金会”。

当特朗普知道他的极限施压己经失效,马上会自我让步,寻求再谈判的机会。应对中国如此,北朝鲜如此,相信伊朗也如此。伊朗问题看似很紧张,这只是特朗普制造出来的。石油市场、石油股的表现是伊朗问题的真正实况。为了明年的总统选举,特朗普不敢发动战争,战争的结果难料,死掉一些美国大兵,又会流失选票。石油价格涨得太高,也会流失选票。特朗普要保住石油价格不会太低,以照顾美国的石油企业,但又不能太高,以照顾消费者。

相关文章:中国航油 – 油价走软是进场的好时机

习特会之前,美国标普500指数(S&P 500)已经创历史新高,基本上已经反映了习特会及美国联邦储备局预期会减息的好消息。既然股市已经创新高,我们反而应该小心,好消息出尽后带来的反复。

另一只正在招股上市的新股中集车辆(1839)的工厂设在美国,从中国输入原材料加工。面对关税,中集车辆的做法是自己全付25%关税,然后将产品加价20%。加价20%之后竞争力依然存在,买家依然愿意购买。图片来源:中集车辆网站

另一只正在招股上市的新股中集车辆(1839)的工厂设在美国,从中国输入原材料加工。面对关税,中集车辆的做法是自己全付25%关税,然后将产品加价20%。加价20%之后竞争力依然存在,买家依然愿意购买。图片来源:中集车辆网站

美国财长努钦(Mnuchin)说,中美贸易谈判90%已达成协议,表面上只剩下10%,双方各让步5%不就行了吗?实际上没那么简单。5月5日特朗普反脸,也就是为这10%谈不成,中方不愿意让步而反脸。

现在,2,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已经开始征收25%关税,关税的影响也已显现。不过,不久前在香港上市的鹰普精密工业(1286)管理层说,他们付关税的三分一,而美国买家付三分二。

还有,另一只正在招股上市的新股中集车辆(1839)的工厂设在美国,从中国输入原材料加工。面对关税,中集车辆的做法是自己全付25%关税,然后将产品加价20%。加价20%之后竞争力依然存在,买家依然愿意购买。实际上,这个过程说明中国企业竞争力之强。说不定将来中美贸易谈判成功,降关税或取消关税,中集车辆依然有潜在条件自我加价以寻求更高的回报。

实际上,特朗普口口声声说美中贸易赤字非常宠大,所以要发动贸易战。但是再笨的人也知道,要改变美国的贸易赤字是几乎不可能。美国的生产成本太高,中国产品不大可能搬到美国生产,小部份可能设法搬到其他生产成本不高的国家。

特朗普真正的目的不是有形的贸易,而在于逼中国开放市场。中国13亿人的市场才是特朗普的目标。特别是金融业,这是美国独步全球的行业。

特朗普真正的目的不是有形的贸易,而在于逼中国开放市场。中国13亿人的市场才是特朗普的目标。特别是金融业,这是美国独步全球的行业。

尽管如此,依然不可能改变美国的贸易赤字,只是把贸易逆差由中国转到其他国家。实际上,过去10年己有许多工厂由中国搬到其他国家,理由是中国的生产成本日渐上升。能搬的都搬了,仍然未搬的都有一定的理由无法搬。

今日的美国只生产非常高科技的产品及廉价农产品,两个极端。农产品价格低,就算中国大量入口美国的农产品,金额也有限,而非常高科技产品美国又限制出口。因此,特朗普真正的目的不是有形的贸易,而在于逼中国开放市场。中国13亿人的市场才是特朗普的目标。特别是金融业,这是美国独步全球的行业。

中国市场的开放也不单是对美国,而是全世界,包括新加坡。新加坡企业是应该好好地抓住这个机会,特别是新加坡的金融业,我对新加坡三大银行是有幢憬的。

中美贸易战对新加坡的影响开始显现,今年第一季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下降,零售市道差了。为了对冲美国的关税,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了10%。人民币贬值使到中国旅客的购买力下降,来新加坡购物的消费金额比率下降。美国向中国产品征税也不免打击在中国开厂、出口美国的新加坡企业。

相关文章:真和解,或假和谐?

颜子玮: 真和解,或假和谐?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709/66507/,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