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这个时候,笔者都爱尝试卜一卜卦及对股市‘把一把脉’。然而,即将来临的农历7月或大家俗称的中元节竟让笔者不寒而栗了起来。

过去十年,中元节期间的股市都表现不佳。读到这里,各位读者先别对这番言论抱持嗤之以鼻的态度。

究竟特朗普与中元节有何关联?答案是:没有。除了两者都对股市‘不利’之外,笔者只是尝试想当个‘标题党’。这时候,有些人会说到,美国的股市指数已经达到历来新高,然而笔者并不乐见的,其实是特朗普时代所带来的种种不确定性及波动性,尤其是今年。

对于那些痛恨特朗普的人来说,除了烧香、焚烧冥纸及纸扎人偶之外;我们或许有机会看到那位不断令股市经历调整及波动,并‘得罪’了许多投资者的纸扎人偶。这是两者的关联之一。

一面倒的负面情绪

2018年,农历的7月从8月11日开始算起,而当时的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STI)为3,245点。截至同年的10月26日,指数一路下滑至2,972点。

2017年,海峡时报指数于8月22日收报在3,263点-也就是‘大门’理应打开的那天。在接下来的30天,STI最低下滑至3,193点,直至到农历7月结束才开始回弹。

2016年的8月3日,STI在一个星期内从2,827点一路走高至2,893点。然而,STI在8月接下来的剩余交易日一路跌跌撞撞,于8月最后一个交易日收报在2,816点。

同样的,STI于2015年的7月初已开始下滑。当年的中元节于8月14日开始计算,而STI则从3,114点持续下跌至9月底最低的2,780点。

2014年对STI而言则相对‘平静’。STI于7月27日以3,356点开市,而一个月后则收报在8月28日的3,320点。

2013年的8月份对本地股市来说是个‘灾难性’的月份;STI从8月7日(中元节第一天)的3,229点开始下滑至月底最低的2,990点。奇怪的是,在中元节结束之际,指数则从9月9日的3,088点开始回弹至最高的3,251点,其中只用了短短的十天!

2012年的8月17日为那年农历7月的第一天。STI以3,062点开市,并下跌至9月6日最低的2,977点。STI之后在11天之内开始攀升至9月17日的3,088点。虽然这是按月来计算,但其中的波动性确实非比寻常。

2011年8月1日,农历7月的第一天,STI一路攀升至过去六个月以来最高的3,227点。当时的股市在过去六个月充满着乐观情绪,然而,STI在接下来的7个交易日大幅滑落至最低的2,720点,意味着500点的跌幅!而指数在9月底则进一步下跌了约200点。

2010年也是典型的例子;STI自8月10日(农历7月第一天)以来下跌了2-3%,并且在农历7月结束之际强劲回升及收复失地。

惊讶?难以置信?一切纯属巧合?

笔者无法解释此现象,但笔者猜测这是基于某些蓝筹股倾向于8月份除息。此外,基金经理在同时段将持股卖出或许也是原因之一。除此之外,笔者对此奇特的现象没有其他合理的解读。

2019年的中元节

如果特朗普先生对上文的隐喻感到冒犯,笔者将诚心的向特朗普先生敬上万二分的歉意。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如果我们可将多个可导致股市下挫的事件串联起来(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那我们大可将矛头指向特朗普!

首先,俗称的‘鬼门’将在2019年的8月1日打开,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已知道联储局是否会有降息的决议。我们无需争论联储局究竟有没有减息的必要,既然市场已预期联储局即将减息,任何少于25个基点的调整将令市场失望。因此,无论你喜欢与否,‘在消息发布时卖出’极有可能发生。

目前而言,降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极小,除非鲍威尔对‘大老板’言听计从。随着国内经济的增长比预期更强劲及稳健的就业市场,大幅度的降息将导致市场怀疑联储局是否已预先知道–迫在眉睫的危机正在酝酿当中。

位于上海的首轮贸易谈判已经展开。市场对于双方可达成任何协议的预期并不高,因此也不抱有任何期待。相反的,这场‘延长赛’随时可让股市陷入混乱,一旦其中一方决定翻桌走人。

即使机率不高,但我们不可排除任何可能性。

随着美国指数创新高及股市的估值过高,‘在消息发布时卖出’的因素及任何利空将触发股市的调整。

如果真的发生,笔者只希望,别调整太多。

颜子玮(Gabriel Gan)是AmFraser Securities的前副总裁。后来他加入了DMG Securities(现在改名为RHB Securities),也是出任副总裁一职。在经纪行的日子,它负责证券工作,包括顾问角色及为客户处理企业融资交易。
自2001年以来,他曾获媒体邀请(新传媒及报业控股)表达他对股市的意见。电台方面,他与95.8FM合作超过10年;现在他每逢星期三及星期四早上在报业控股的96.3 FM以华语发表他对股市的意见。电视方面,颜子伟曾经出现在 亚洲新闻台(Channel NewsAsia)、前U频道及8频道不同的财经节目包括早安你好、狮城有约及财经追击。报章方面,他还有为联合早报、联合晚报及新明日报提供股市及经济的评论。此外,他也曾经是已停版的《我报(My Paper)》的专栏作家。

相关文章颜子玮:胜科海事,该何去何从?

颜子玮:胜科海事,该何去何从?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730/6696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