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工程(United Engineers,以下简称联合)的财务表现已反映出产业领域的不景气。集团的收入从9,620万元下滑8%至第2季度的8,810万元。除了产业部门的疲弱表现,工程及制造部门也表现不济。

同时,联合2Q19的归属股东净利也从去年同期的1,140万元减少33%至770万元。

从收入分项来看,联合产业部门收入大幅下跌了32%,是业绩低迷的主要‘元凶’。另外,深受贸易争端影响的制造业部门的收入也下滑了20%。至于工程部门,收入则减少12%。

庆幸的是,来自产业出租及酒店部门的收入则提升了5%,缓解了集团整体收入下滑的趋势。

展望未来,集团预期降温措施将对住宅产业需求带来影响,而办公室租金也有可能走软。对于集团计划在2H19推出的牛乳场项目(Dairy Farm Project)来说,这并非好事。

由于产业的降温措施已在2018年7月开始实施,而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已持续一年之久,我们认为联合的管理层已对艰巨的营运环境做好应对的准备,同时也预料到1H19的业绩将差强人意。

于是问题来了,如果联合的管理层事先已知来临1H19的业绩将逊于2H19的表现,为何前者还选择以每股2.58元的价格脱售集团全部的库存股?我们相信一个精明的管理层理应等到业务好转的时候才考虑卖出自家股票,尤其是当股价处于高峰价位的时候。然而,联合的管理层竟选择在业务低迷的时候卖出库存股,而集团股价还是接近它的52周低位。我们真觉得匪夷所思。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联合的股东曾对YPI(Yanlord Perennial Investment)2.60元的收购价投下反对票,管理层没有理由仍以2.58元出售库存股。这项举动似乎不把少数股东权益放在眼里。

多数投资者不禁想问,当联合试图出售集团3.14%的股权,前者是否有顾及股东的权益?他们有否尝试寻找愿意提出更高献购价的买家?

截至2019年6月19日,豪利(Oxley)的执行主席兼总裁陈积光以2.58元的价格买入了联合的470万股,而YPI则在2月27日以2.51元买入了610万股。早在两年前的8月21日,豪利就以每股2.688元的价格买入联合,并且将它的持股提高到11.57%。如果豪利不惜再次以同样的价格来收购联合当时所出售给神秘第3方的3.14%股权,联合将额外获得200万元。可惜的是,联合并无选择这么做。

陈积光在他与财经时报(Business Times)的访谈中说到:‘我们必须知道联合的股权由始至终是如何决定以这个价格售出,并且以客观的角度来看董事局及独立董事是否能获得最佳回报。’

‘豪利已不间断的在收购联合的股票,在去年(2017年)的年度大会上,我们也明确表示,如果管理层有意出售股权或推行附加股,你们(指管理层)不妨知会豪利。我们清楚联合的价值,我们将会提出一个合理的价格来协助公司取得更好的回报,’他补充说到。

另一方面,我们也留意到联合的股息在过去几年有下滑的趋势。当华侨银行(OCBC)在2016年还是联合的大股东时,集团共派出每股0.05元的首次及终期股息与每股0.07元的特别股息。当仁恒置地(Yanlord Land)及鹏瑞利置地(Perennial)所领军的YPI接手华侨银行手上的联合股权后,前者将股息减至每股0.04元。去年,集团的股息进一步减少至0.03元。这举动已严重影响那些为了股息收入而买入联合的少数股东。仁恒置地及鹏瑞利置地的管理层是否会继续减少股息的派发?我们不得而知。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少数股东已更懂得维护自身的权益,以及有勇气向那些忽视少数权股东益的上市公司采取行动。我们已见识到一些上市公司在近几年如何受到少数股东的‘严惩’。

显然,股东积极主义正在悄然兴起。此外,新加坡交易所、金管局及证券投资者协会(Securities Investors’ Association)也必须在维护少数股东利益上扮演重要角色。

相关文章:联合工程-脱售股权引来多方质疑

联合工程-脱售股权引来多方质疑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827/67268/,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