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新加坡证券投资协会(Securities Investors Association)迎来了20周年庆。与此同时,这项盛会也再次提醒投资者们关于企业管治的重要性。

优秀的企业管治将对一家欲迈向成功及取得可持续性的企业奠下它重要的根基之一。不仅如此,作为一个核心的理念,它将反映出一家企业的核心价值;对公司远景带来支持;以及塑造企业文化。企业管治的设定将协助公司经理来分辨及缓解风险,守护股东权益,进而创造价值。

另一方面,无效的控管机制及欠佳的治理将削弱一家企业得以站稳脚步的基础,最终带来毁灭性的结果。

回看2017年所曝光的一则新闻,当吉宝岸外与海事(Keppel Corporation Offshore and Marine)公司于2001至2014年间为了赢取巴西石油公司Petrobas及Sete Brazil工程合约而行贿,进而导致前者必须向美国、巴西及新加坡当局支付4亿2,200万美元的刑事罚款。同时,这也创下了新加坡上市公司的一项记录。

除了潜在金钱上的损失,公司的信誉也将随着企业管治的失败而毁于一旦。任何试图重获来自股东,供货商及顾客的信任将是无比艰困的。

过去几周,我们曾对联合工程(United Engineers,以下简称联合)选择以2.58元的价格来脱售全数库存股给不知名第三方的举动而提出质疑,鉴于市场看似还有其他可提出更好价格的买主。这整件交易过程不仅让投资者心中充满质疑,也让我们摸不着头脑。

其中一点,当投资者发现联合3.14%的股权是以2.58元的价格脱售给神秘第3方时,投资者无不恍如当头棒喝。原因很简单,由于投资者早在2017年就已对YPI(Yanlord Perennial Investment)当时所提出2.60元收购价投下反对票。此外,为何身为第2大股东的豪利控股(Oxley Holding)在不断重申有意以更高价格来买入库存股时,竟然在此项交易之中并没收到来自联合的任何咨询?

我们曾讨论到,为何联合要选择在公司盈利及业务前景恶化的时候来出售股权。归根到底,联合当时的股价正接近其52周最低,而公司当时仍有显著的融资空间,并且也是新交所杠杆比最低的公司之一。

此外,我们也曾提出,联合过去几年的股息派发也在快速下跌。当华侨银行(OCBC)在2016年还是联合的大股东时,集团共派出每股0.05元的首次及终期股息与每股0.07元的特别股息。当仁恒置地(Yanlord Land)及鹏瑞利置地(Perennial)所领军的YPI接手华侨银行手上的联合股权后,前者将股息减至每股0.04元及2018年的0.03元。

若不计入2016年的特别股息,买入联合并视之为高股息股的少数股东将在短短两年‘见证’他们所所获得的股息收入下跌了40%。

话说回来,中美贸易战及林林总总的其他因素确实对本地的产业领域及联合的表现带来负面影响。然而,若仔细审视联合在这段时间的企业发展,我们对于联合董事局是否有按股东权益而行事稍有保留。

在一封写给联合董事局及‘顺道’写给《股市资讯》的信件中,一名少数股东对于集团近期的发展表达与我们类似的看法。

虽然我们对于上述事件还是抱持疑点利益归于联合的立场,但数据确实证明联合现有的董事局在行使职权上确实欠缺透明度。自YPI接管联合以来,前者的透明及治理指数已从2016年的76排名下跌至2018年的100排名。

在现今社会,我们认为一个健全的董事局务必能接纳来自外部的成员来加入团队,并且以完善企业治理位共同目标,由于过于单一的董事局有可能形成一种‘岛国文化’,以致对外界异议采取不重视的态度。

在此前提下,联合或许可考虑邀请豪利的高管来加入他们的董事局。联合目前的董事局缺乏一名在新加坡房地产领域拥有丰富经验的人物,而这恰好是豪利所能协助的范围。来自仁恒置地(Yanlord Land)的钟声坚是名中国优质房地产的开发商,而来自鹏瑞利置地(Perennial)的高管在新加坡则没有住宅房地产开发的记录。位于牛乳场路(Dairy Farm)的住宅房地产计划将是现有董事局的首个房地产项目。

另一方面,若豪利能委派一名代表进入董事局,这或许能加强少数股东对于联合董事局的信任,同时也有可能对集团未来的发展增加推动力。

相关文章联合工程2Q19盈利下挫33%,股息预期减少;少数股东提出更多疑问

联合工程2Q19盈利下挫33%,股息预期减少;少数股东提出更多疑问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90911/67403/,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